All archives    Admin

09-<< 2018-10- >>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6.15 (Mon)

APH同人 弗朗西斯x申(可逆) 爱我就请让我攻4 Fin

Ch.10

2005年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神的存在的吧。

“申,你怎么了?”
申睁开眼,他轻轻地喘息着,浑身的冷汗让他相当不舒服。
宁在沙发上坐下,他轻轻摸了摸申的额头。

[More]

“你是不是不舒服?”
申一把拉住对方的手,在感觉手掌间的温暖时,他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是梦,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他们终于走出了那无尽的恶梦活下来了。
“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申松开手,然后坐了起来。
“啊啊啊,小申,你怎么能发这种邮件啊!!!!”
王耀夹着电脑冲进了会议室,他哆哆嗦嗦地指着申回给弗朗西斯的邮件道:“开头是很好,文采飞扬,字字珠玑,可这最后这是什么句子啊。‘爱我就要让我攻’,小申,都是哥哥的错,在你成长期的关键时刻不在你的身边,怎么一眨眼你就学会了这种词啊!”
申皱起眉看着王耀。
“大哥,你怎么能偷看我的邮件。”
王耀眨巴了一下眼睛道:“是工口词汇拦截系统拦下的,不是我故意的。”
“可是大哥……”
王耀叹了口气,他怎么会不明白申的本意呢。
“小申啊,这件事你就不用多操心了。上司已经决定把从你这里到小京那里的高/铁/建设交给弗朗西斯了。”
“啊……那就是说不需要再特别招待他了。”
王耀拼命点头。
“对,对,不需要了。”
“可惜……”
王耀没有漏听申的嘀咕。
“小申,你说什么?”
“没什么。”申拿起一旁的风衣往外走。“那我现在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弗朗西斯先生吧。我们原本就约好今天见面的。”
“小申,等一下。”王耀死死拽住弟弟的胳膊,非常非常认真严肃地盯着他。“绝对不可以把人压倒知道吗?”(注)
申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王耀觉得后背有些发凉,为什么有种伊万的感觉?
“大哥,我听你的,那我先走了。”

弗朗西斯靠在衡山路上某一棵法国梧桐树下,等人。
脚踩着金灿灿的落叶,手上拿着洁白的小玉兰花,但弗朗西斯的心却比亚瑟家伦敦的天空更加隐郁。
“受,不受,受,不受……”
他每拔掉一瓣花瓣嘴里就咕哝一句。
出门之前,上司已经给他下过最后的通牒了。
弗朗西斯,为了订单是你该牺牲的时候了,请为国捐躯吧。
弗朗西斯扔掉手里的的花,结局果然还是受么。
这是不是该叫人生风水轮流转呢?
哥哥我总攻了一辈子,现在要我受给以前的小情人吗?
“弗朗西斯先生!”
弗朗西斯转过头,他那黑发黑眸的爱人在穿过一整排的梧桐树后有些气喘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好久不见了。”
申微微一笑,弗朗西斯顿时觉得一阵晕眩。他的夜巴黎更加美貌动人了。高挑的身材,俊雅的容貌,褪却了青涩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这样哥哥我更想攻不想受了啊!
算了,逃避不是办法,咬咬牙,忍吧。
弗朗西斯抱着这个念头一把拉住了申的手。
“申,哥哥……哥哥我准备好了……你……你尽管压吧。”
申愣了愣,他勉强忍住笑意道:“先生,我那是同您开玩笑的。”
“啊?玩笑吗?”弗朗西斯一下子垮下脸。“你这句才是开玩笑的吧。”
申凑到弗朗西斯的耳边,将刚才王耀告诉他的结果转告弗朗西斯。他的气息似有似无地拂过他耳边的时候,弗朗西斯觉得浑身开始发软,但他告诉他的话却让他兴奋不已。
“申,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先生。”
“老天!”弗朗西斯抚着额头。“感谢上帝,我以为这次会输给路德。”
“怎么会。”申微微眯起眼,白皙的脸上眼角那颗黑痣显得格外明显。“对我来说,只有先生您是特别的,我永远都是您留在东方的巴黎。”
弗朗西斯觉得,也许他应该跟上司请两几天假,晚些再回去了。
“我爱你,我的夜巴黎。”
在金灿灿的梧桐树下,弗朗西斯拥紧了他黑发黑眸的情人。
555555,真是太好了,xx终于保住了。

所以,这是一个HE?


王耀抱紧了滚滚坐在申家的客厅里,等人。
虽然是今秋十月,但他现在觉得很冷,他需要滚滚那身毛来温暖自己。
申打开自家的大门后发现兄长以几乎要和滚滚结合为一体的形式来迎接他。
“大哥,你怎么了?”
王耀觉得头脑一阵晕眩,他一下跳了起来指着茶几上那一堆恐怖的东西。
“申,这些都是什么啊,难道你原来打算用这些来接待弗朗西斯吗?”
申瞥了一眼,然后了然地哦了一声。
“只是蜡烛、皮鞭和手铐而已啊。”
还而已呢!
王耀靠在滚滚身上,现在不是昏倒的时候。
“你这些都是谁教你的啊!”
申托着下巴想了想道:“上次和文化稽查队去文庙的时候搜了一大堆本田家的盗版二次元产品,我看全烧了可惜就留下了一些。”
又是他!
王耀几乎是快痛哭流涕了。在拐坏了湾娘后连申也要被带坏了吗?
“绝对不准将这些用在弗朗西斯身上,不,用在谁身上都不可以,知道了吗?”
看着兄长那一脸激动的表情,申非常乖地连连点头。
“嗯,我都听大哥的。”
王耀顿时松了一口气,申跟弗朗西斯交往了百年,性格受他影响有些怪,但他很听他的话,这一点始终都没变。王耀利落地收起桌上那些不明物体,一直在旁看着他的申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大哥,其实那些东西还可以用,扔掉了很浪费,请帮我放回原位吧。”
搞了半天,你还是想攻啊!!!!!!!!!!

爱我就请让我攻
Ja?
Nein!


Fin

注:周相当年说过,我们王耀永远不会强行压倒对方。

囧文啊,囧文啊。
第一篇写完的aph同人竟然是这么囧的东西,我自我orz。
其实是旧新闻了。
京/沪/高/铁
就是这样

PS: 衡山路和法国梧桐。

图片引用自http://ean1976.pixnet.net/blog/post/21642596#trackback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6:13  |  [APH]詭異CP組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5-8c66e84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