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11-<< 2018-12-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6.15 (Mon)

APH同人 弗朗西斯x申(可逆) 爱我就请让我攻3

Ch.7 申x弗朗西斯(逆CP开始)

“先生……弗朗西斯先生……”
太阳晒在他的脸上,耳边熟悉的轻唤让弗朗西斯慢慢睁开眼。他朝声音的来源撇了一眼,而后立刻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申,申……你……你怎么……”
弗朗西斯觉得他现在完全清醒了。
站在床边的少年容貌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原本及腰的长发被削成了还没过耳际的短发。他身上穿的并不是长袍而是和他一样的衬衫和长裤。
“先生,这样不好看吗?”申微微一笑,看得弗朗西斯一阵心跳加速。
“怎么会。”就是该死得太好看了他才会这么震惊啊。

[More]

他从来不曾想过王耀家的人也会这么适合他们欧洲的风格。
“先生,其实您最爱的不是我吧。”申在弗朗西斯的身边坐下,声音听上去有些寂寞。
“怎么会!”弗朗西斯自命世界第一情圣,他也很清楚自己风流成性的毛病,但是在单独面对每一位情人的时候他都是一心一意的。“申,我是真心爱你的。”
“您经常回本国是去见您的帕拉斯女神(p/a/r/i/s)吧。”
弗朗西斯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申,你想多了。”
“先生。”申握住弗朗西斯的手,拦住了他接下来的话。“我们国家和先生国家的传统不一样,所以我并不介意先生有多少爱人,只要我爱着先生就足够了。”
在申温柔目光的注视下,弗朗西斯突然间有些憎恨起自己的多情来。不过,一夫多妻真是该死的好啊。
申跪在弗朗西斯身前,充满魅惑的黑眸就这样俯视着他。
“先生,我想成为您的巴黎,您在东方的巴黎。这样即便您将来离开时,偶尔也会想起我。好吗,先生?”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连灵魂都被吸引了。他怔怔地点了点头道:“好。”
申笑着在他额上落下一吻,然后跨下了床。
“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在餐厅等你。”
申推开门在跨出门前突然回过头对弗朗西斯道:“先生,昨晚临睡前我向上帝许了一个愿望,我祈祷大哥能平安长寿,先生,神是存在的吧,他会听见我的祷告的吧。”
弗朗西斯想也没想立刻道:“当然,神是平等地爱着我们每一个人,并且无处不在的。”
“那真是太好了。”申笑得眯起了眼睛,弗朗西斯认识他半个多世纪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那么开心。“我会日夜祈祷,我相信无处不在的神一定会听见我祷告的。”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弗朗西斯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过了良久,他终于下了结论。
一定是衣着改变的关系,一定是这样!


在关上门的时候,笑容几乎是立刻从申的脸上褪去。在门外等了他一会儿的宁有些担忧地看着已经很久没见的弟弟。
“申,那样是不是太虚伪了?”
在两人独处的房间内,宁身为兄长直接将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虚伪?”申静静地想了想道,“宁哥哥,这个应该叫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吧。”
“申……”宁有些哭笑不得。他是很明白他们国家语言的博大精深,但是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吧 。
“宁哥哥,不说这些了。”申正了正色道,“请您通知周边的百姓,租界会暂时开放,要避难的赶紧趁这个机会进入租界。这里有驻军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知道了。但动乱一过,周围的难民还真的不少,城里能负担的了吗?”
“这点暂时不用担心。”申拨了一下头发,脖子后凉飕飕的,他还有些不习惯短发的感觉。“这里马上会成为东方的巴黎,到时候会需要很多劳动力的。”
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弟弟,突然伸手抱住了他。
“小申,你长大了。”
半个多世纪没见,这个孩子已经长得比他还要高了。现在不踮起脚他已经够不到他的脖子了。
“宁哥哥。”申把头靠在宁的肩上,垂下的眼眸一瞬间闪过一丝痛。“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等了半个世纪,等着你或是大哥来救我,但我却忘了现在的大哥是没法救每个人的。所以与其等着大哥流着血跌跌撞撞地来救我,相比其他兄弟姊妹略有余力的我应该自己救自己。”
“小申,对不起……是哥哥太没用了。”
“宁哥哥。”申用力握住宁的手。“在大哥好起来之前让我们两个一起来保护这两江之地吧。”
听他提起王耀,宁的眼中立刻浮起一抹担忧。
“小申,你觉得耀他会好起来吗?”
对他的提问申回给他一个笑容。
“当然,我已经向弗朗西斯先生他们家的神祈祷了。如果大哥好不起来那说明神根本不存在,既然他们的神不存在那先生他们也都是不存在东西了不是吗?所以,大哥一定会好起来的。”(<—黑掉了)

注:1900年开始法/租/界/内兴起东方巴黎计划。典型的法国人式思考模式。在申家造了很多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不过裸叔家的侨民基本都是神职人员,法/租/界内后来住了大批十月革命后逃来的罗曼诺夫王朝的旧贵。厄,小申也是被1w影响黑掉了。
开始黑化~
本人的兴趣就是一切CP皆可逆
所以后半截开始
申x弗朗西斯

Ch.8

所以,神到底还是存在的吧。
看着眼前忙忙碌碌把行李搬上搬下的兄长,申如是想着。
“大哥,我来吧。”
申拿过王耀手里的行李,他单手提着,看上去相当轻松。
王耀有些惊讶,他眨了眨眼睛,身边的的弟弟不知不觉间已经高出他半个头了。
“申,你……你好像长高了。”
半个多世纪不曾见面,再相见时,曾经的那个爱哭的少年不见了,站在他面前的是脸上带着温柔笑容,衣着相当洋化的青年。
“老坐在办公室里不动会发胖,所以造房子那时候我也经常去帮工人们的忙,不过常被他们说碍手碍脚呢。”申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腕表。“大哥,时间好像快到了,我们下船吧。”
“那个……”
王耀指了指他手腕上的表。
“啊,这个啊。”申笑了笑道,“是弗朗西斯先生请朋友带来送我的礼物。”
王耀眨了下眼睛,申和那个弗朗西斯感情还真是好啊。之前申陪他在城里到处逛的时候,要不是周围走动的大多数都是他黑发黑眸的百姓,他还以为自己又到了巴黎了。
王耀有些说不出口的郁闷,他虽然觉得弗朗西斯不是个理想的对象,但申的恋爱婚姻不是自己能单方面作主的。
申见王耀有些闷闷不乐,他想了想立刻解释道:“大哥,我知道礼物很贵重不能平白收下,所以我已经请那些准备去巴黎的孩子替我带回礼给弗朗西斯先生了。”(注1)
申,你完全误会了。
王耀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不是为这种事伤神的时候。
王耀努力眺望着正逐渐始航出发前往法国的船,船上十几个少年还不停地朝他们挥手。
“希望这些孩子在巴黎能学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的,他们都是大哥的孩子嘛。”
王耀转过头,他瞥了一眼申的短发,想了想后道:“申,虽然时代已经不同了,但没想过再把头发留起来吗?”
申笑了笑道:“不了,习惯了之后还是短发比较方便,容易梳理,还不费洗具。”
王耀叹息着摸了摸他的黑发。
“说得也是,只是有些怀念呢,那么漂亮的头发。”
申相当享受这难得的一刻。他高兴地微微低下头,方便王耀能够到他。“大哥,这次你要留多久?还是住到我的官邸来吧。”
“不了,我还是和先生在一起比较好,也容易就近保护他。”(注2)
申想起那位先生现在的处境,他赞同地点了点头。他又想起不久前那个叫伊万的人带大哥和他结识的另一群有抱负的青年,他犹豫了一会儿问:“大哥,你觉得哪一边才是我们的路?”(注3)
王耀笑着看着他,眼中闪动的是申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耀眼光彩。
“哪边都是,因为大家看的是同一个将来。”(注4)
申突然觉得眼眶有些热。他突然抓住王耀的手,他低下头将脸埋进他的手掌中。
“大哥,请继续这样活下去,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做你想做的任何事。请不要在意我们,我们已经长大了,我们会跟在你身后的。”
“申……”
王耀有些惊讶地,他温柔地抚上弟弟的颤动的肩,用自己的手臂环住他。
“谢谢你,我会的。”
神啊,如果神真的存在,请您听听我的声音。
我的第一个愿望,愿我的兄长恢复健康,愿他重新振作起来。
我爱你,我爱你,所以,请你活下去。
没有你,我们什么都不是。(其实,我就是想写这句和上面那句才会写这篇囧文)
吹向港口的风中似乎夹杂着教堂的钟声。
申闭上眼再一次在心中重复那夜夜祈求的心愿。

本段时间大约是1920年到1923年之间,所以,就有了以下注解.
注1:旅法勤工俭学。那段时间去了很多人。包括王耀后来的上司。
注2:国父OTZ。在广东被军阀炮轰后暂时住在上/海。
注3:中/共/一/大。20到23年真是JQ的3年。什么人都蹲在那里。
注4:国/共/合/作/前奏。

Ch.9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有神吗?

“把租界打开,放难民进来!”
“可是……可是人太多了,租界里也容不下那么多人。”
申一把揪住属下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拖到自己的跟前。
“这种事等将来再说!现在,立刻,把栅栏撤了,这是命令!”
看着慌忙跑出去的下属,申一下跌坐在椅子上,强烈的晕眩再次浮了上来。
拖得太久了。从收到大哥的消息后,他足足拖了三个月,现在是极限了吗?
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刚刚好像是昏倒了,过了多久了?他动了动手指,刚想站起来,寒光一闪,他感到属于金属的冰冷抵在他的脖子上。
“你输了。”
被冰冷的军刀抵触的部分似乎连毛孔都紧张地竖了起来。申努力稳住狂跳的心脏,他轻轻推开军刀,看向站在自己眼前和自己一样黑发黑眸的东洋青年。
“那种事,你应该在江湾谈吧。”
“我就是来带你去的。”
申轻轻一笑,他不慌不忙地掏出手帕轻轻擦去滑过眼角的汗。
“抱歉,我是不能离开租界的。弗朗西斯先生和亚瑟先生目前还是我的保护人,他们不在的时候我有义务保护他们留在这里的家人。”他将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放回裤子口袋中,有些挑衅地迎向对方几乎是趋向疯狂的眼睛。“或者,你希望我带着数万的欧洲侨民和你一起去?”
弗朗西斯之前送他的香水他一直收放在衣橱里,大概是日子放久了,他的衣服上或多或少被染上了那种浓郁的香味。平时他不喜欢那种味道,现在却莫名地感激起来。因为这样就可以盖过对方身上传来的火药和血的味道。
对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扯开嘴笑了。
“东方巴黎,国中国吗?很好,既然这里不在国/民/政/府管辖内,我也无权管你,不过也请你不要随便踏出租界。出了这里会怎么样,我就不能保证了。”
他说完收回了刀快速地离开了房间。申瘫坐回了原位,在他冰冷的目光下,他后背早已经是冰冷的一片。

申觉得,直到自己消失的那一天,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不会原谅那一天冲动之下对对方的挑衅。
他早该清醒地意识到,那个被战争的恶鬼附上的人,拥有那种透着死气的眼神的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他被软禁了足足半年,当他能踏出租界的时候,他终于见到他那次挑衅酿下的后果。
没有人了。
他见不到一个人!
一路往北到宁哥哥家的路上他见不到半个人!
“宁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他跪在已经几乎快要没有呼吸的兄长床前,紧紧地握住他几成透明状的手。
不要消失,不要消失!
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话,请听一听我的声音。不要让我所爱的人消失,请救救他,让他活下去!

注:第/二/次/上/海/战/役,厄通常一点的叫法,淞/沪/会/战。在申家打了三个月的结果就是从申家到宁家一路过去没人了。宁家在沦陷后开始了差不多 半年的屠城。屠城并不是从宁家开始的,而是在申家沦陷后就从申家的外城区开始了。包括一路过去的松/江/,镇/江/等等。申家大概是因为有2块区域很大的 租/界的关系,工业和城市重创,人口伤亡比较小。不过下场就是租/界内人口爆增!亚瑟和弗朗西斯间接做了点好事。
在江湾的那栋大楼(现在还有)是旧上/海/市/政/府/大/楼,不过我也不是很肯定沦陷后的日/占/时/期是不是那里。
沦陷后的申家就是日/占/区/和原来的英/法/美/租/界2个区域了。欧战一开始,亚瑟弗朗西斯他们也没什么余力了。所以那时候在申的家里,本田家的人说了算。(泪一下)那段时间比英/法/美/租/界时更黑。
比较沉重的章节,不过尊重历史,还是照原样写出来了。

PS:位于江湾地区的旧/上/海/市/政/府/大/楼,民国年间使用。

图片来自于:http://ggw.tongji.edu.cn/news/ReadNews.asp?NewsID=653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6:10  |  [APH]詭異CP組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4-c859c77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