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11-<< 2018-12-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10.05 (Mon)

路德维希的哥哥们(1) 基尔伯特和勃兰登堡

--我知道是路德家60年国庆
--我知道是东西兄弟复婚20年庆
--可我就是不想填坑啊!!!
--所以,我们来搅基吧。。。。。。
--依旧是不正经地吐嘈
--抽我吧,这也算是贺文。
--这是一个漫长的工程,当然,它会结束。
--路德你哥太多了,我眼花缭乱头昏脑涨
--准备好了么?那么开始吧!


[More]


序章 来吧,我们首先来看一下德国地图,数数路德他到底有几个哥。


中世纪的德意志土地上有这么一句话,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上的德意志就有多少个国家。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我们的路德维希,他有很多哥哥,其中一个小鸟一样帅的哥哥叫基尔伯特,好吧,这人大家都知道。基尔伯特的前夫勃兰登堡也是路德维希的哥哥,好吧,这咱们也知道了。德意志的历史很长,基尔伯特出生之前的事咱们就不提了,我们来看看路德维希差不多出生的时候,他还有多少活着的哥哥吧。




地图上的14,8,9,10是基尔伯特和大老爷掐架的不明区域,12,16,1是法叔的[哔—],其他的则全部都是路德维希的哥哥们。
所以说,路德那保姆脾气不是没来头的,一个基尔伯特已经够闹腾的了,可路德偏偏有基尔伯特xN个哥哥。从小生活下这样家庭里的小土豆路德维希,注定就是那天生劳碌命了。

在这些哥哥中,比较有名的是基尔伯特,勃/兰/登/堡,巴/伐/利/亚,萨/克/森,巴/登,符/腾/堡,黑/森等等!路德维希的这些哥哥们虽然性格都有缺陷,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悯,但好歹各个都长的眉清目秀,两个字“挺俊”的~

所以,我们要八卦的就是路德维希这些嫁出去的哥哥们。


第一章 
从Swabia到Koenigsberg霍亨索伦家族和普鲁士王国   



话说,我们亲爱的路德和他亲爱的老哥曾经的上司们姓霍。亨。索。伦,这个发源于南德士瓦本地区的家族和普鲁士没有一毛钱 的关系。再回过头看我们的普悯。虽然条顿骑士团的成员都是日耳曼人,虽然骑士们大多数都是神罗境内的诸侯贵族子弟,但关键问题在于,普悯重要的地方全部都 不在神罗境内,而是在东欧百合组的势力范围内,所以才有了本家所画的坦能堡之战。所以,虽然普悯是作为教会骑士出身,但由于两者长时间没有接壤的土地,实 际上他和神罗没有什么“肉体”上的关系。但最终,一个从南德士瓦本发家的家族却把普悯诱拐回家,从而拉开了马鹿夫妻之间轰轰烈烈的离婚+夺子战争。

第一幕 他,来自士瓦本农村

士瓦本,国王山相距1294公里,这两个地方是如何联系到一起的呢?

话说,士瓦本是一个很村的地方。绿山,蓝天,碧水,农民……还有那村到不能村的士瓦本口音。(真的很村!)
然后有一位贵族家的男子受封为索伦伯爵是为霍亨索伦家族的第一人。
到 了公元十二世纪末,当时的索伦伯爵通过联姻得到了纽伦堡伯爵的爵位。他的2个儿子继承了这两个爵位。弟弟继承了老家索伦伯爵的爵位,称为士瓦本系,成为南 德诸多诸侯中的一位,在往后百年的岁月始终坚定不移地跟着贵族信奉天主教。而哥哥则继承了纽伦堡伯爵的爵位,称为法兰克尼亚系,在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中, 法兰克尼亚系改宗新教,开始了飞速的发家史。

成功诱拐普悯回家的是哥哥法兰克尼亚系这一支。虽然,纽伦堡比起士瓦本离旧普鲁士是近了些, 但是,这当中依旧还有1030公里的距离。这个时候,当时神罗皇帝,出自现在世界上人均GDP最高的国家的卢森堡大公作出了一个改变历史的决定。这位神罗 的皇帝非常感谢爱将纽伦堡伯爵助他成为了神罗的皇帝(默,普悯家族就有扶持他人做德意志皇帝的习惯。)他将自己的领地勃兰登堡选帝侯国赐给了纽伦堡伯爵。 勃兰登堡当时的首府是柏林,而柏林到旧普鲁士中心国王堡的距离只有623公里,瞬间缩短了将近一半。而勃兰登堡作为边区是当时神罗和波兰直接接壤的藩国。

纽 伦堡伯爵得到的不仅仅是勃兰登堡地区,更得到了当时仅有的七个选帝侯的头衔,Elector of Brandenburg。从伯爵跳过藩侯直接晋级到选帝侯,这简直就是火箭窜升速度啊。这位曾经的纽伦堡伯爵腓特烈一世在这时拥有了三个头衔:勃兰登堡选 帝侯,勃兰登堡藩侯,安斯巴赫藩侯。由于从此往后,安斯巴赫地区由霍亨索罗家族的人统治,所以作为分家,它被称为勃兰登堡-安斯巴赫。

腓 特烈一世去世后,三个爵位由三个儿子平分。其中最小的儿子Achilles在两个兄长被废的废,无嗣的无嗣之后顺利地接收了两位兄长的爵位,并且他作出了 一个非常重要的霍亨索伦家的家规,往后勃兰登堡选帝侯和勃兰登堡藩侯爵位由他的长子继承并且世代由长子继承,而安斯巴赫和后来得到的拜罗伊特则由他的次子 和三子继承,并且世代只能由这两家的长子继承。
长子继承制度解决了子嗣众多的贵族继承权的问题,但腓特烈一世的这一安排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在腓特烈一世去世后,三个儿子在三个地方开始了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家族的统治。其中的本家勃兰登堡选帝侯对家族领地进行疯狂扩张,历代的选帝侯的主要目标就是东面和他直接接壤的费利克斯。就这样,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和普悯相遇了。

第二幕 他们相爱了

霍 亨索伦—勃兰登堡和普悯的相遇并不怎么美妙,当时被欺负得不行的波兰贵族请普悯帮他们赶走不断骚扰他们的这个神罗家的新进选帝侯。虽然是作为教会骑士团诞 生,团内的成员大多来自神罗的贵族家庭,但普悯和神罗那时候没啥感情,他很爽快地执行了这一个有钱有地可赚的任务,赶跑了勃兰登堡选帝侯。尝到了苦头的霍 亨索伦—勃兰登堡于是打道回府开始考虑怎么攻克这只正太。他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结婚不就成了么!
只要成为我的人,自然心是我的,身体是我的,土地是我的,军队也是我了。不过普悯的个性在交手之后他已经有所了解了,他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强行压倒是没有幸(性)福可言的。于是,他决定使出终极手段:诱拐。

这 个时候的普悯,由于精力太过旺盛,性子又特别蛮横霸道,终于惹来了周围所有人的厌恶。于是,东欧百合夫妇联起手来把普悯痛扁了一顿,普悯失去了几乎所有的 高级指挥官和大片的土地,更是不得不对波兰俯首称臣。条顿骑士团就这么从此一蹶不振了。郁闷的普悯开始向神罗和神罗当时的监护人贵族求援。强烈地表达了他 是正统的日耳曼人,是神罗属国,想要回归神罗的心意。

但那时候的贵族根本腾不出手来管他,因为神罗境内已经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贵 族索性把普悯扔给了东欧百合组图个息事宁人。又气又郁闷的普悯于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人不救我我自救。于是他开始非常注意新的骑士团团长的人选。这个人 一定要出自神罗境内的大贵族之家,一定要有能力将我从东欧百合组的手里解放。

两边都有出墙的想法,就差一个红娘了。于是,这个关键人物就在勃兰登堡选帝侯的堂亲中诞生了。他就是阿尔布雷希特·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安斯巴赫。orz。名字长但是有一个好处,大家看一眼就知道,这人出自哪里了。他是当时勃兰登堡—安斯巴赫藩侯的第三子。

Achilles 的三个爵位在经过几代后合并成了两支。继承勃兰登堡选帝侯爵位的本家,和继承安斯巴赫-拜罗伊特两处藩侯爵位的安斯巴赫-拜罗伊特法兰克尼亚系(好长 orz)。阿尔布雷希特的父亲同时拥有安斯巴赫藩侯和拜罗伊特藩侯的爵位,在他去世后,儿子们就继承了他的爵位。但是,由于Achilles的遗命,这两 个爵位都没有阿尔布雷希特啥事。因为,他是老三,上面已经两个兄长了。

空有王子头衔的阿尔布雷希特东游西荡了一阵子,最终,被普悯看上 了。普悯看上他的理由有三点,一,他是日耳曼人。二,他的本家勃兰登堡和波兰接壤,并且世代和波兰抢地盘。第三,是他身上波兰王家的血统。阿尔布雷希特的 母亲是波兰公主,当时波兰国王的妹妹。普悯希望这样一个身上同时拥有日耳曼和波兰血统的王子来做自己的新boss,而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家族发现家族里竟 有如此品貌兼优的大好青年,立刻打包送往了普鲁士。


勃普


第三幕 幸福的婚姻生活和不幸的生离死别


阿尔布雷希特 颠覆性的思维和普悯不羁的个性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两个还在蜜月期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家庭整顿计划。罗德里希,你个混蛋,你竟然对我见死不救,很好。咬牙切 齿的普悯一怒之下改信了新教,同时阿尔布雷希特也在和舅父波兰国王的协议下自立为普鲁士公爵。贵族知道了当然是非常生气的,堂堂的条顿骑士团竟然反了他。 于是贵族公开声明不承认什么普鲁士公国更是废黜了阿尔布雷希特条顿骑士团团长的头衔。这就产生了一个很微妙的结果,由神罗贵族主政的普鲁士公国并不是神圣 罗马境内的国家,而是臣服于波兰的公国。当然,这时候普悯和他的新boss并没有想到这个结果是多么的有影响力,他们要做的是重新振作国家。

罗德里希虽然废了普悯骑士的头衔,但他实在是没精力去管离他十万八千里,还在东欧百合组看管下的人了。因为神罗内部已经闹的翻天了。七大选帝侯中最古老的,最有地位的萨克森哥哥竟然改信新教了,而且新进的选帝侯,阿尔布雷希特的本家勃兰登堡选帝侯也改信新教了。

就这样,霍亨索伦法兰克尼亚系的两支,勃兰登堡选帝侯和安斯巴赫藩侯已及衍生的普鲁士公国在阿尔布雷希特这一代齐刷刷地改成了新教。霍亨索伦法兰克尼亚系整个从天主教阵营变成了新教阵营。

三 十年战争开始了,阿尔布雷希特的本家兴高采烈地拉着萨克森和北欧组一起去打贵族了。普悯当然也想凑热闹报一箭之仇,可是,他没钱。在那个年代,除了瑞桑家 之外,其他国家的军队都是雇佣军,没钱就没军队。于是,普悯很难得的没有到战场而是和新任上司享受蜜月时光。种个花啊,养个鸟啊,办个大学啊,生个孩子 啊。(大误!)

好吧,阿尔布雷希特是有了个儿子,不过不是普悯生的就是了。这个孩子,不难看,也不是弱智,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有精神疾病。就这样,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阿尔布雷希特扔下新婚的普悯和有神经病的儿子,撒手去了。悲痛欲绝的普悯把眼睛都哭红了。(大误!)

点击看大图




第四幕 家族的壮丁们,听我的命令,把姑姑们全部娶回来!

阿 尔布雷希特去世了,继位的儿子是个精神病患者。波兰国王于是让阿尔布雷希特的外甥,当时的勃兰登堡-安斯巴赫-拜罗伊特藩侯摄政普鲁士公国。这位藩侯任劳 任怨一个人身兼两个藩侯国,一个公国的国主。也许有人要猜测,他这么勤快是想在阿尔布雷希特的儿子去世后顺手继承普鲁士公国。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位普鲁士 摄政,没有任何子嗣。

于是,普鲁士公国的继承权就有了非常微妙的变化。在阿尔布雷希特死后,拥有继承权的是他的第一继承人,有精神病的儿 子阿尔布雷希特·菲特烈,剩下有次继承权的人是霍亨索伦-勃兰登堡本家的选帝侯约翰·阿希姆二世。(普鲁士摄政无子,已经自动被淘汰了。第二任普鲁士公爵 无子,只有五个女儿。)当普悯非常郁闷地守着五个公主,看着团长儿子继承爵位的时候,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已经在柏林摩拳擦掌准备实行计划最后的阶段了。霍 亨索伦—勃兰登堡现在很肯定,在经历了和阿尔布雷希特的相处后,普悯已经对勃兰登堡家族的人有了好感。而在失去了阿尔布雷希特之后,痛苦的普悯的内心肯定 是最脆弱的,此时如果给与温柔的安慰那普悯的心就是他的了。

下定决心的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开始给带着五个公主的普悯写信,表达了他想照顾 普悯和五位孤苦无依的公主的强烈心愿。没有兄长,只有一位精神病患者的父亲,五位公主的境遇可以说是相当不幸的。现在本家愿意照顾他们,普悯当然是求之不 得的。于是,霍亨索伦—勃兰登堡说了:家族的壮丁们,听我的命令,为了我的普悯,把姑姑们全部娶回来!

当时勃兰登堡法兰克尼亚系的分家安 斯巴赫-拜罗伊特已经绝嗣了。家族的三个爵位又重新回到了本家勃兰登堡选帝侯John George身上。他将三个爵位分给三个儿子:长子得到了勃兰登堡选帝侯,次子得到了拜罗伊特藩侯,三子得到了安斯巴赫藩侯。为了保障必须的,一定的,没 有任何异变可能的继承到普鲁士公国,勃兰登堡选帝侯家族将患有精神病的普鲁士公爵的三位女儿娶回了本家。长女嫁给了选帝侯的嫡孙,未来的选帝侯 sigsmund,次女嫁给了拜罗伊特藩侯,像是生怕有什么异变一样,接着继位的选帝侯Joachim·Frederick在儿子之后将四女娶作了自己的 最后一任妻子。两位同出自霍亨索伦家的选帝侯夫妇相差了37岁。

就这样,在三保险之下,霍亨索伦—勃兰登堡选帝侯将毫无疑问地得到普鲁士 公国的继承权。但由于普鲁士公国还是隶属于波兰的国家,于是选帝侯Joachim·Frederick付了相当数量的钱给波兰国王,终于拿到了合理继承并 管理普鲁士公国的权利。sigsmund在岳父死后继承了勃兰登堡选侯以及普鲁士公爵的爵位。就这样,普悯带着三个公主嫁进了霍亨索伦—勃兰登堡 家。(误!)

霍亨索伦—勃兰登堡选侯国—普鲁士公国成立,但这时候的普悯,还只是个嫁进门的媳妇儿。


第五幕 分居?不!离婚?做梦!

上 回说到,我们的普悯终于带着三位公主嫁进了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家。但是,两个人的幸福生活并没有如勃兰登堡预期般地到来。问题就出在选帝侯John Sigsmund身上。普悯的上司们似乎注定在宗教问题上摇摆不定。就在整个霍亨索伦—勃兰登堡统治的区域改信路德教的时候,他们的君主却声明说:我是卡 尔文教教徒。

于是,当两个人还处在蜜月期的时候,普鲁士公国内要求普悯和勃兰登堡离婚的呼声便排山倒海地向柏林袭来。别说普鲁士的人民 了,就连霍亨索伦-勃兰登堡自己也想把自家的孩子抽打一顿了。自从结婚后,勃兰登堡是非常小心且体贴地对待普悯的。那个时候两处领地并没有接壤,中间还隔 着菲利克斯的地盘。刚刚嫁进门的普悯正是需要时间适应新环境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激起他的反感,那离婚是完全有可能的。

但 Sigsmund的意志却非常坚定,不管勃兰登堡怎么劝说,他始终坚持自己是卡尔文教教徒的立场。不但如此,这位普悯嫁进门后的第一任新上司更是做出了惊 人的发言:在我的领土上,所有信仰均平等。这位选帝侯倡导信仰平等的言论虽然不是绝后,但却是空前的开明并且超越了那个时代的任何人。就这样,普悯和勃兰 登堡的婚姻虽然摇摇欲坠,但好歹是保住了。而sigsmund的理念深深影响了普悯,勃兰登堡-普鲁士国宗教信仰逐渐成为被模糊化的东西。到了亲父的时 代,他更是自觉自己是无信仰者了。

第六幕 患难见真情

不知道是不是近亲结婚导致了智商平 平,Sigsmund和他的祖姑母所生的这位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身兼勃兰登堡选帝侯和普鲁士公爵的继承人是个相当平庸的上司。平庸并不是悲剧,但又平庸又 掌大权又长寿又处乱世那就是个无可挽回的大悲剧了。George William在位的时间非常的长,几乎包含了整个三十年战争。他个性懦弱,在天主教和新教阵营里左右摇摆。于是乎,瑞桑失去了耐心攻过来了。于是乎,贵 族也失去了耐心攻过来了。于是乎,普悯的新老公霍亨索伦-勃兰登堡被两边狠狠地揍了一顿,普悯差点就守寡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的,百多年后,萨克森哥哥也是在反法同盟和亲法同盟中间摇摆不定,然后,他就被失去耐心的普悯、贵族还有法叔揍到只剩一口气了。

当三十年战争结束的时候,勃兰登堡本国境内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在这最危难的时候,普悯并没有抛弃勃兰登堡,而是将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带回了自己在普鲁士的本家koenigsberg躲避战祸,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吧。

对于普悯的忠贞(大误!),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在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悔恨的同时更坚定老婆大人至上,爱妻一万年的决心。(大误!)他总想着要更加更加多地向普悯表达对他的爱,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将普悯自东欧百合组的手里解放。

于 是,寄托了霍亨索伦-勃兰登堡满满的爱妻野望的子孙诞生了,他就是被称为大选帝侯的腓特烈·威廉一世,也就是亲父的曾祖父。从小目睹勃兰登堡因为懦弱而被 贵族和瑞桑打得满头包,又在koenigsberg目睹普悯贤妻?良母?式的责骂与关怀下,腓特烈完全继承了霍亨索伦-勃兰登堡想要解放爱妻的意志。于 是,他义无反顾地带着勃兰登堡-普鲁士走上了军队既是国家,国家既是军队的道路。

在这位选帝侯的领导下,勃兰登堡和普悯都迅速地成长着。 勃兰登堡终于决定从百合组手中解放爱妻!动力有了,力量有了,时机也有了。那个时候瑞桑和菲利克斯正在死掐中。于是乎,勃兰登堡和普悯轰轰烈烈地加入到了 战局,将原本一对一的战争迅速地搅和成了三方混战。当漫长的战争结束后,精疲力竭的勃兰登堡并没有得到什么领土上的好处,但他可以很自豪地对普悯说一句话 了。
“亲爱的,你自由了。”

第七幕 我要当国王!都是眉毛惹的祸

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和北欧旦那以 及东欧百合组的一场死掐是有价值的,他换来了普悯的人身自由,也终于赢得了普悯的爱(大误!)。小两口子像是新婚一样,在柏林和koenigsberg二 度蜜月。一时间,柏林,koenigsberg成为了最时尚,最繁华,最热闹,充满了浪漫的地方。

所谓的七年之痒,审美疲劳在霍亨索伦-勃兰登堡身上完全不起作用。他对普悯的爱随着时间的流逝只有越来越深,越来越多。他总想着我该怎么才能让亲爱的老婆大人知道我比海还要宽广,比山谷还要深的爱呢?于是,他终于有机会了。

当 时勃兰登堡和普悯的上司是亲父的祖父。这位喜欢party的boss对打仗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而这时候,欧洲本土上,贵族家里却闹起了家变。由于亲分 实在是没法忍受长时间夫妻俩地分居,且精神疾病严重的上司又让亲分疲惫不堪。无可奈何且忍无可忍之下,亲分终于接受了恶友法叔整天在耳边的蛊惑准备和贵族 离婚。于是贵族为了阻止亲分出法叔的墙带着军队轰轰烈烈地往西边杀去了。

就在欧洲本土上哈布斯堡夫妇为了离婚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对岸的 眉毛家也闹起了家变。如果说宗教改革在欧洲本土上掀起的是腥风血雨的三十年战争,那在眉毛家则是不流血的“光荣革命”。眉毛家企图恢复天主教的国王詹姆斯 二世被轰出了本国,继承他王位的女儿没有子嗣。于是,根据眉毛家的继承法,王位非常诡异地落到了神圣罗马境内一个刚刚被贵族攫升为选帝侯且信奉新教的家 族:汉诺威选帝侯。

根据眉毛家的继承法,英王的王位首先要传给男性后代,只有当男性继承人都死去后才能依次传给女性后代。当时的汉诺威选帝侯夫人是詹姆斯二世的外孙女。所以,下一位眉毛的上司毫无疑问就是这位汉诺威选帝侯夫人的儿子了,他就是眉毛家汉诺威王朝的第一位国王,乔治一世。

这位乔治一世是个彻头彻尾的德意志贵族,几乎不会说英语,对眉毛家那套也没一点兴趣。他几乎不去自己隔海的国家,而是常年蹲在汉诺威选侯国,跟着贵族家的欧根亲王在哈布斯堡夫妻离婚大战中冲锋陷阵,最后,这位英王在德意志的汉诺威驾崩。

乔 治一世本人对英王的头衔根本没什么兴趣,但是,他没兴趣别人却看得眼红。这个得了红眼病的就是乔治一世的妹夫,也就是勃兰登堡和普悯那位奢华的上司,选帝 侯腓特烈三世。话说,腓特烈三世非常的郁闷,他有钱,有地,有军队,有美丽的老婆,但就是没有地位!作为选帝侯,他没法和萨克森哥哥比,作为神罗境内的国 家,他更是被贵族死死压着。他做梦都想着总有一天超过这些人。但是,他天天祈祷的事并没有落到他的头上,而是落在了他的两个亲家头上。他的大舅子,新进的 汉诺威选帝侯后来者居上,靠着三代前稀薄的血缘关系得到了凭空掉下来的英王爵位,而他另外一位表亲,萨克森选帝侯奥古斯特二世(就是那位strong兄 orz,他的母亲是勃兰登堡-拜罗伊特家的女儿,他的合法妻子也出自勃兰登堡-拜罗伊特家。勃兰登堡和萨克森两个选侯国长期通婚。)在改回天主教信仰后继 承了波兰国王的头衔。

不如自己的大舅子做了英王,比自己还花心的表妹夫作了波兰王,腓特烈三世觉得快吐血了。于是,他爆发了。
“我要当国王!”

亚瑟:所以我说了嘛,关老子P事啊。是这人自己香肠吃多了不消化啊。

新增勃兰登堡-汉诺威王朝联姻部分,点击看大图





最终幕 爱他就要让他攻

亲父的祖父想当国王,他做梦都想。勃兰登堡被他念得头晕脑胀,于是只能去找贵族了。贵族一听立刻就怒了。
贵族:你个笨蛋先生,我在忙着夫妻离婚大战的时候你和我说这事?你会不会看时间场合啊。
勃兰登:啊,这个啊,我家不肖子孙说了,他可以出兵帮你。
贵族:那也不行,神圣罗马帝国的规定还放在那里呢。你连这都忘了?你真是个笨蛋。
霍亨索伦-勃兰登堡这时候才猛地想起来神罗的这个规矩。神圣罗马作为一个很虚幻的帝国,境内只允许有一个王国存在:波希米亚王国。像他自己就是选帝侯国,而神罗的监护人贵族也不过是比他高一级的大公国。

霍亨索伦-勃兰登堡顿时就郁闷了。那怎么办,如果搞不定这事腓特烈那小子天天在我耳边念,我会疯的!
“算了,别求他了。”普悯拉住霍亨索伦-勃兰登堡,瞪了贵族一眼。“像这种连安东尼奥都受不了跑掉的小少爷赏赐的头衔不要也罢。腓特烈要是再闹,本大爷就帮你揍他。我知道你下不了手,我来做。”

普悯的体贴让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又是欣慰又是感动。还是自家爱妻贴心啊。
普悯,我爱你。
在他重复第一万次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他脑海里灵光乍闪。对了,我的普悯他不是神罗下的国家啊!他是自由的独立的,不臣服于任何帝国和王国的公国啊。
“等等,罗德里希。”霍亨索伦-勃兰登堡拉住了贵族。“要升王国的不是我,而是我家普悯。”

爱妻属性全开的勃兰登堡终于想到了能表达他对普悯爱的方法了。让他当攻君。(大误啊!)
普悯觉得下巴都快掉了。“你是开玩笑的吧。”
罗德里希也觉得很震惊:“你真的变成笨蛋了吗?”
于是霍亨索伦-勃兰登堡说了:爱他就要让他攻啊。”(大误啊!!!)

被感动的贵族(大误!)终于认同了勃兰登堡的心愿。在两家上司协商后,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三世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国王的头衔。1701年,腓特烈三世在koenigsberg加冕为国王。

当菲特烈三世兴高采烈地加冕为国王的时候,我们的妻奴勃兰登堡却有一丝小小的遗憾。
勃兰登堡:亲爱的,很抱歉,现在能给你的只有King in Prussia(普鲁士里的国王)这个头衔。
普悯:你不用介意啦,这就够了。接下来,本大爷会靠自己的力量成为 King of Prussia,甚至是Deutsch Kaiser的!

公元1701年1月18日,普鲁士王国-勃兰登堡选侯国成立。

从那之后,曾经的攻君霍亨索伦-勃兰登堡退攻为受,普悯则终于反受为攻,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德意志总攻之路。
在腓特烈三世的孙子普鲁士国王兼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大帝的时代,普悯终于成为了King of Prussia(普鲁士的国王)。
但他最终没有成为Deutsch Kaiser(德意志的皇帝),而是在把路德维希这个正太捡回家后让他成为了Deutscher Kaiser(德国人的皇帝)。

从Swabia到Koenigsberg是一个捡了个正太养成德意志总攻的故事,而从koenigsberg到berlin则是一个捡了个正太养成欧洲S总攻的更为狗血的故事。

所以说啊,其实,日尔曼家族都是正太控吧。


第一章 Fin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23  |  [APH]日.爾.曼.組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37-f20f779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