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09-<< 2018-10- >>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9.05 (Sat)

[全员]招魂术

我是不虐一虐会死星人

所以这是一篇一半欢快一半悲剧的文
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吗?
往下拉吧~

[More]

UN 2009年9月3日 USC 第三会议室

“好,现在世界的Hero宣布,本次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阿尔弗雷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一会儿的早餐要吃几个蓝蓝路成为了他现在唯一考虑的事。

当阿尔弗雷德往大门移动的时候,坐在哥/斯/达/黎/加旁边的王耀立刻抄起文件夹跟了上去。

“阿尔弗雷德,等我一下。”

阿尔弗雷德疑惑地转过头。“你也要去蓝蓝路吗?”

王耀忍耐住翻白眼的冲动。他咬了咬牙道:“没错。”

“哦!”阿尔弗雷德爆出一声欢呼。“亲爱的耀,没想到你竟然也喜欢我家的蓝蓝路,Hero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王耀打了个哆嗦,脚下意识地往阿尔弗雷德又迈近了一步。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想辩解了。突然,他感到有只手从背后搭上了他的肩,吓了一跳的王耀差点叫出来。他一转头,始作俑者正挂着一脸自命风流的微笑看着他。

“我亲爱的王耀,即便是再怎么饥饿也不可以去将就那吃了会让人变成白痴的垃圾食物,不知道哥哥我是否有幸能邀请你共进午餐?”弗朗西斯用手指挑起王耀系在脖子上的领带。“这条红领带很配你,你今天看上去特别迷人。”

“谢谢你的好意,下次吧。”王耀又往阿尔弗雷德的身边退了一步,他尴尬地笑了笑拒绝了弗朗西斯的好意,也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手。

弗朗西斯拨弄了一下头发,立刻又靠了上去。

“亲爱的耀,我们很久没有亲密地坐在一起了,难得你今日穿得如此迷人,请不要拒绝哥我的好意可以吗?”

他企图再次搭上对方肩膀的手被半途截住,阿尔弗雷德高透析度的树脂镜片后的眼中带着诚挚的微笑。

“比起你家那种华而不实,光上菜就让waiter跑死的‘法国料理’,本Hero觉得还是蓝蓝路更加经济实用美味。”阿尔弗雷德转过头看着王耀。“本Hero说得没错吧,耀。”他笑得非常真挚,眼神中却分明透着“Hero决不接受NO的回答”的信息。

不管哪个我都不想吃啊!我还是喜欢自己家里的中餐!王耀很想这么吼出来,但现在这种场合下,他只能笑着应付过去。

“弗朗西斯,谢谢你的好意,下次吧。”

邀约如果再次被拒那就不应该再勉强,这是弗朗西斯的原则。他耸了耸肩道:“虽然感到非常遗憾,但我会期待下一次的。”他抱着胳膊打量着眼前最近一直走得很近的两人,突然轻轻笑了一声。“虽然夜晚是很美很迷人,但太过沉迷也不是好事啊。阿尔弗雷德,哥哥给你一点忠告,别只顾着自己,稍微考虑一下另一半的身体吧。”他说完,食指轻轻点了一下王耀苍白的脸颊。

一时间,会议室里一片沉默。过了很久,阿尔弗雷德半张的嘴里才发出了一个拉长的单音节。

“啊?”

与此同时,一记金属击重物的钝响迅速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王耀握着铁锅整张脸涨得通红。

“根本没有那种事!”

他气得浑身发抖,心里反复挣扎着要不要给已经躺在地上的人再来上一记。

默默地注视着一切的罗德里希头上的玛丽亚采尔抖动了一下。一直都听说伊丽莎白和王耀有一些血缘关系,以前别说他不信,伊丽莎白也是半信半疑,现在他似乎开始有点相信这种说法了。

亚瑟冷笑着走到已经挺尸的弗朗西斯身边,一把抓着他的后衣领拖着他往外走。

“还自命情圣呢,连电灯泡这种没风度的事都做出来了,你真是越来越堕落了,红酒混蛋。放心,虽然我今天很忙,不过一顿斯康饼早餐的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生气了,生气了,这绝对是生气了吧!

“等等,亚瑟。”不论是出于理智还是出于情感,阿尔弗雷德都觉得必须拉住亚瑟把话说清楚。他立刻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而几乎在他移动的同时,王耀也紧跟上了他,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哎?”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非常惊讶地看着扯住自己的手。不,不只是他,整个会议室内的人都非常震惊地盯着那只手,以及它的主人那张乍红乍白的脸。塞迪克微微动了一下脖子,被面具遮住的额角淌下一滴冷汗。他不动声色地把椅子往右手边挪了挪。

“耀?”阿尔弗雷德把手贴上对方的额头。“你难道真的病了?”

“没……没有。”王耀在心理鄙视自己一万次,但他无法克制自己发抖的声音,也没法松开抓住对方衣袖的手。

如果他这样还叫没事的话,那大概只有世界末日才叫有事吧。塞迪克又把椅子往右手边挪了挪,越/南已经开始打颤了。

本田菊默默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走到王耀身旁,口中低声念了几句,而后轻轻拍了一下王耀的肩。王耀整个人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松开了之前一直抓着阿尔弗雷德衣袖的手。

“没想到你家的阴阳术也有效。”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有些惊讶地看着本田菊。

本田菊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而后道:“大概因为其中有融进了一些道家咒术的关系吧。”

他一抬头,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看。

“啊,很抱歉!”他慌慌张张地一躬身。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嘴角已经开始抽动了。“到底怎么回事?”

本田菊慎重地想了想道:“看王耀君的样子,应该是鬼压床的影响吧。”

鬼压床?众人在咀嚼这个带着几分诡异气息的词语的同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自打一开始就一语不发低着头坐在塞迪克旁边的人。

“大家怎么了?为什么都看着我?korukoru~☆”伊万•布拉金斯基抬起头,依旧伴着那副纯真憨厚的笑容和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沉笑声。

阿尔弗雷德不爽地皱紧眉毛,他指着伊万道:“虽然不知道鬼压床是什么,但本Hero确定,犯人就是那个背后跟着沙皇鬼魂的人。”

“嗯,非常抱歉,不过,我想应该不是俄/罗/斯君的关系。”本田菊露出一个遗憾的笑容。他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日历后道,“今天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日,是盂兰盆节的关系吧。”他注意到阿尔弗雷德在他说出那陌生的名词的时候更加疑惑的表情忙补充道:“盂兰盆节又叫做中元节、鬼祭。相当于西方的万圣节吧。”

阿尔弗雷德不承认他刚才倒抽了一口冷气,但他此刻的脸色已经比刚才的王耀更加苍白却是无法遮掩的。

“哇,那你还抓着本Hero!本……本Hero只负责处理人类事务!”

已经忍无可忍的越/南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边向大门移动一边大喊着:“当然是因为笨蛋不会招鬼啊!”

阿尔弗雷德镜片后的眼睛眨了眨,半晌之后,USC第三会议室里爆出一声惊呼。

“咦!!!!!!!!!!!!!!!!!!!!!”



UN 休息室

“哇哈哈哈哈哈。”基尔伯特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好了,阿尔弗雷德小弟,别再垂头丧气了,笨蛋还是有用的不是吗?哈哈哈哈哈。”

基尔伯特说这话当然是为了安慰阿尔弗雷德,但阿尔弗雷德却觉得心情更加郁卒了。

罗德里希扶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在头上的玛丽亚采尔抖动了一下之后,他对还在毫无形象地大笑的基尔伯特道:“基尔伯特,今年的万圣节请务必要来我家过。”

基尔伯特好容易才停下了笑声。他擦了擦眼泪问:“啊?为什么?小少爷寂寞需要有人安慰了吗?”

伊丽莎白黑着一张脸,她迅速举起平底锅狠狠地朝笑得一脸暧昧的人砸了下去。“咣当”一声之后,路德维希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了药瓶。他拧开瓶盖,倒出两颗胃药。

“呐,路德,给。”费里希亚诺非常习惯性地倒了杯水递给他。他笑得眯着眼睛看着路德维希。“呐,路德,你知道为什么吗?”
路德维希觉得脸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和着水吞下药片,然后长叹一口气,拍了拍费里希亚诺的后脑。“你今年万圣节来我家过吧。”


“我亲爱的王耀,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在挺尸了三十分钟后终于醒过来的弗朗西斯完全忘记了还肿着的后脑勺,右手又习惯性地搭上了王耀的肩膀。“鬼这种东西,人多的地方自然就不会出现了吧。看,哥哥我把大家都叫来了,这次让哥哥我来保护你吧。”

王耀觉得非常的丢脸,苏醒过来的弗朗西斯在了解到前因后果后立刻把在UN其他部门开会的人全叫到了一起,当然,打着的口号是“为了维护‘人类’世界的和谐,请做一日亚洲伙伴的守护神”。所以,就形成了现在这样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比UN大会还热闹的场面了。

“所以……本Hero就是牺牲品吗……”阿尔弗雷德郁卒地念叨着,他突然抬起头非常不爽地朝王耀抗议。“你不是仙人嘛,这种事自己能解决吧!”

比他更尴尬和郁闷的王耀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仙人就不可以怕鬼吗?而且我只会招魂又不懂驱鬼!”

他一说完立刻发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直愣愣地看着他,特别是本田菊和亚瑟的眼中放着名为兴奋的光芒,王耀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我……我是说……”

还不待他解释,亚瑟和本田菊立刻一边一个抓住了他的胳膊。

“中/国君,这个请一定要传授我!”

“啊,王耀,你也能召唤那些朋友吗?”

王耀觉得冷汗齐下,这根本不是什么朋友好吗!

费里希亚诺蹦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王耀的脖子。“ne,王耀,真的可以把魂叫出来吗?ne,ne,可以叫出罗马爷爷吗?我很想他啊!”
对上那双充满期待和思念的眼睛,王耀发现自己说不出拒绝的话。他瞥了一眼一脸严肃表情的路德维希,突然间明白了这两人这种异常不平衡却又异常持久的关系的原因了。

“好吧,我试试看。”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浑身的赘肉都抖了一下。他“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举高手大喊道:“反对,反对,Hero我坚决反对!”

“抱歉了,阿尔弗雷德,对你的反对我投反对票。”亚瑟把一叠斯康饼重重地放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那,你的早点。”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道:“美/国的意见我一律反对。”

已经有两票反对票了,王耀看着伊万,对方握着水管,脸上维持着笑容。

“已经有两票反对票了,我的票已经不重要了吧。”他顿了顿,所有人在一瞬间似乎都看见他背后腾升而起的黑雾。“不过能看见美/国君哭着求饶也是很愉快的事呢korukoru~☆”

“谁会哭着求饶了!”阿尔弗雷德瞪了回去,“召就召,本Hero宣布,接下来是招魂大会,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



有了Hero的组织,准备工作很快就做好了。会议室里的提示板被搬来了休息室,板面被卸了下来,支撑架摆放在房间两侧,架子上挂上了白色的薄纱,这是从窗帘上拆下来的。白色的纱幕前放置了一张小桌,桌子上的香炉是本田菊贡献的,炉子内正燃着的香则是找印/度借的。勇洙缩在沙发里,他觉得他今天晚上可能会因为小潘的抗议电话而彻夜难眠。

王耀做了个深呼吸,在举行仪式前,向众人做最后的解释。

“一会儿我念完咒后,纱幕后就会出现大家亲人的身影。但请记得不要跨过纱幕,也不要掀开纱幕,如果那样做,对方会立刻消失的。”

在得到大家肯定的承诺后,王耀转过身走回临时的祭台前,他提起毛笔,将摆放在香炉前的咒符完成,然后一边念着众人听不懂的神秘话语,一边将咒符扔进香炉内燃烧。当火焰吞噬掉咒符的最后一角时,众人觉得房间里的香气突然变得浓重起来。明明是无风的室内,纱幕却微微左右晃动了一下,而后,数个黑影慢慢地出现在纱幕后。

“如果~这个世界是天堂~”

在听见那熟悉的嘹亮的歌声时,路德维希脸瞬时狠狠地抽动了一下,身边的费里希亚诺猛地睁开了眼睛,罗维诺一把推开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安东尼奥,两个人一起跑向传出歌声的方向。

“罗马爷爷!”

毋庸置疑,薄薄的一层纱幕根本不妨碍众人的视线,那个一身铠甲肩披深红披肩引吭高歌的人正是罗/马/帝/国。

“嘭冬”一声,阿尔弗雷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亚瑟蹲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脸,不见丝毫的反应。

“啧,真是太没用了。”

罗/马帝国张开双臂,隔着纱幕一边一个拥住两个孙子。“啊啊啊,罗维诺,菲利西亚诺,你们都长成好孩子了,爷爷好高兴啊。”他隔着纱幕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顶,而后蹲了下来,把脸凑了上去。“啊啊,我可爱的孙子们,让爷爷亲一下……”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闷哼了一声抱着头蹲下。

“你那好色的行径已经发展到连自己的孙子都要染指的地步了吗?”

伴着零下273度的声音,另一个高挑的身影从罗/马/帝国的身后走了出来,淡金色的长发垂到胸口,脸上的表情让波/罗/的海三人组的身体又开始发抖了。

丁马克嘴里刚喝下去的一口咖啡全喷了出来。

“老头子,你怎么也出来了!”

他大声嚷嚷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基尔伯特兴高采烈地拉着路德维希靠了过去。

“阿西,阿西,这就是老头啦!你出生的时候他都翘辫子一千多年了,所以你没见过他。”

“笨蛋先生,要叫爷爷!”罗德里希猛拍向基尔伯特的后脑勺,头上的玛丽亚采尔曲成了一个漂亮的心形。

路德维希隔着纱幕打量了对方几眼,那淡金的发泽和与自己以及兄长相似的五官已经说明了一切。“爷……爷爷……”他难得脸上不再是那副严肃的表情,而是有一些的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是有一些羞涩。

日/尔/曼看着他点了点头。路德维希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立刻又有了疑惑。

“哥哥,既然我们有爷爷,那我们的父母是谁啊?”

基尔伯特摸着后脑勺哈哈大笑道:“你当然是我和Fritz的孩子啊。我和Fritz一起向上帝祈祷,然后Fritz把土豆往地里一种,你就这么和土豆一起从地里长出来了啊!”

瓦修一把拔出了枪对准基尔伯特。“让吾辈替天行道吧,这种笨蛋实在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了。”

突然,从纱幕后飞出的短剑打掉了瓦修手上的枪,无奈却又宠溺的笑声随即在幕后响起。

“基尔伯特,很抱歉,孩子从土豆地里长出来只是我同你开的一个小玩笑,没想到你一直这么坚信着。”一身戎装的青年在幕后停住,就站在他所爱的国家跟前。

基尔伯特怔怔地看着幕后年轻人的面容,而后,他突然行了一个军礼单膝跪在青年跟前,执起了对方的手。

“我的陛下,您的话将会一直指引我,无论过去还是将来,那是我唯一奉行的真理。”

“喂,喂,老头子,你看你看,我把诺子照顾的很好吧!”丁马克像献宝一样把诺维紧紧搂在怀里。诺维面无表情地给了他一拐子,丁马克立刻苦着那张死蠢的脸蹲了下去。日/尔/曼转过头,正对上和他最肖似的孙儿。

“爷爷。”

四目相接,那是神似的脸庞,神似的眼神,还有同样严肃骇人的神似表情。日/尔/曼的目光落在另一个抱着小狗紧挨在自己孙子身边的孩子身上。虽然不是所有的孙子他都见过,不过他很清楚这个并不是自己的孙子。

“这是内人。”贝瓦尔德在吐出这四个字的同时握紧了提诺的手。

提诺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瑞桑!”


这边厢古夫塔正在和他那性感撩人的母亲讨论文字问题,那边厢海格立斯高挑优雅的母亲冰冷地瞪着赛迪克,弗朗西斯想如果不是因为纱幕的关系,她很可能会举起手中的长矛戳死西亚的面具大叔。他环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那群因为无聊已经开始泡茶喝的东亚组身上。

“怎么不见你们的亲人?”

“啊?大哥,我们也有吗?”勇洙看着王耀,头上的呆毛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王耀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而后朝弗朗西斯展露出一个万分优雅的笑容。

“法/国先生觉得,比我们东亚组更古老的还会是什么呢?”

本田菊捧着茶碗点了点头表示附和。

弗朗西斯觉得那三个黑发黑眸的娃娃脸背后腾升起了莫名的气氛,他的后背顿时凉飕飕的。这三个真的是活人吗?搞不好他们才是鬼吧!弗朗西斯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当后背贴上纱幕的时候,他感觉到有双手温柔地扶助了他的肩膀。

“法/兰/西……”

弗朗西斯一怔,他转过身,站在薄薄的一层纱幕后的少女带着温柔的微笑凝视着他,一如百年前一般,没有丝毫的改变。弗朗西斯收起那慵懒又玩世不恭的笑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回望的纱幕后的少女,一如百年前他们初见时一般。

我的公主,只有你我不会用我的手去玷污……


“喂,美/国/君,醒醒啊。”

伊万蹲在还被吓得昏迷不醒的阿尔弗雷德旁边,如果不是亚瑟在旁边盯着,他其实很想直接用水管敲醒对方。他喊了半天阿尔弗雷德也没清醒的迹象,伊万冷笑了一声握紧水管朝大门走。

“喂,你要干什么?”费利克斯警觉地盯着伊万的一举一动。

伊万回过头,一脸憨厚地笑着。“波/兰/君啊,有些无聊呢,我去买瓶伏特加,要一起去吗?”

“你去死吧,祝你出门的时候被车撞死。”

费利克斯恨恨地骂着,伊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握着水管从休息室走了出去。


啊,真是热闹啊,完全没有鬼节的恐怖了。王耀托着下巴这么想着,也许弗朗西斯的这个提议并不是那么糟糕。

“中/国,中/国……”

耳边不怎么熟悉的嗓音拉回了王耀的思绪。古夫塔站在他面前,棕色的皮肤上非常难得地染着些红晕,他的右手上还握着王耀先前拿来画咒符的毛笔。

“能给我一支笔吗?这个……我用不习惯。”

他另一只手上拿了一张纸,上面画了一些象形文字,不过大概因为是用毛笔的关系,已经扭曲到完全无法辨认了。

“啊,抱歉,我把笔忘在会议室了,我这就去取,稍等我一下。”

王耀把浑身的口袋都摸了一遍也没找到自己那只惯用的钢笔。他匆匆返回第三会议室,照他的估计,大概是刚才落在那里了。

推开会议室的门,一张张的椅子就那样静静地摆着,几页文件还散放在环形的会议桌上。如果不是亲临其境很难想象不过半个小时之前,这里还进行过激烈的讨论。王耀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果然在桌上找到了他落下的钢笔。

找到了,没掉真是太好了。

他抬起头,眼光自然地落到了对面的桌子上。白色的三角铭牌稳稳地落座在桌面上,首先是R,然后是连续的两个U。王耀一时怔忡,恍然间,他仿佛看见了三个连续的U。

会议结束后,为了节省能源,室内所有的通风设备都关闭了。在这几乎密闭的室内,王耀能很清楚地闻见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香气。大概是是刚才举行招魂仪式的时候染上的吧。

王耀这么想着,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他目光转动,无意间掠过窗户,就在那一瞬间,白色的窗帘微微晃动了一下。纱帐后渐渐出现的人影靠在窗户前朝他伸出了手。

冷静,理智,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了。王耀只知道,当他回过神时,他已经站到了纱帐前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冷静,冷静下来。
不要拉开纱帐,不可以!

王耀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法术的忌讳,召唤已经死去的人来到这个阳世是不被允许的,所以,纱帐就是阴阳的分界线,一旦破坏这个脆弱的平衡,所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将再度回到那个死者的国度去。薄薄的纱帐遮蔽不了视线,但这不够,不够!他看不清,他看不清他完整的脸。

不要松手。
让我看他一眼。
一次就够了!

两种思想在他心里挣扎着,他的右手抓着纱帐的一边,颤抖着却同时用力着。

“小耀,不可以,你应该知道的……”

站在纱帐后的人温柔地握住王耀的手,冰冷的手掌不带一丝温暖。

“你说过不会再拉着我的手,你说过往后你要一个人走下去,即便我不在了你也会继续走下去。”

他的话让王耀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滑下的手落在对方的手掌中。当被那冰冷的掌心紧紧包裹住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连划过脸颊的温热也是那样冰冷刺痛。“我会的……我会一个人一直走下去的……”

纱帐后高大的身影发出一声轻叹,而后握紧了手掌中那双粗糙却温暖的手。

“很抱歉留下你一个人,我会在那里看着你的,一直到那一天为止,我在那里等着你。在那之前……”他弯下腰,隔着一层纱帐,他的唇贴上王耀的嘴角。“我可以吻你吗?小耀?”



“对不起,久等了。”

王耀把笔递给古夫塔,脸上带着歉疚的笑容。

“大哥。”勇洙一把抱住王耀的胳膊。头上的呆毛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你怎么眼睛红红的,太累了吗?”

“啊?有吗?”王耀茫然地看着对方,他用力揉了揉了眼睛,“大概是吹着沙了吧。”

勇洙头上的呆毛挂上了一滴硕大的冷汗。

这里是UN大楼室内啊!哪里来的风沙!


伊万抱着小酒瓶拖着水管重新回到休息室的时候,他家的姐姐一脸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伊万,你刚才去哪里了?”

“哥哥大人,你是想溜走吗?”

而他美丽冻人的妹妹抱着胳膊靠在另一边的门框上,浑身散发着“合体吧合体吧”的恐怖气息。

“怎么会!我……我只是去买瓶酒而已!”伊万勉强克制住打颤的牙齿。他觉得那些鬼怪远没有自家的妹妹可怕。“我……我先进去了。”

他憨厚地一笑,从两人之间挤进门。与他擦身而过时,娜塔莎觉得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鼻子前飘过。

“哥哥?”她冷不丁叫住了伊万,冰冷的目光打量着对方。

伊万抱紧了水管,回给她一个纯真的笑容。

“娜塔莎,俄/罗/斯没有合体这项服务哦~☆”



阿尔弗雷德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脸得意笑容的亚瑟。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然后立刻回想起了所有的事。

“啊,亚瑟,不是这样的,听我说,Hero我绝对不是因为害怕……”

亚瑟觉得自己很久都没有这样高兴了,自从这个臭小子从家里搬出去之后。

“哈,阿尔弗雷德,我可爱的小美国。”亚瑟捧住他的脸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我把马修叫来陪你了,我想你今晚肯定不想一个人睡吧。”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他那没有半点存在感的兄弟抱着那只白熊安安静静地坐在他的床边。

可爱的小美国?

Oh,no!

阿尔弗雷德觉得如果他现在不解释清楚,今天的事将会成为他永远的笑柄。

“亚瑟,Hero我绝对不是害怕,那些根本不是鬼,不过是王耀同我们开了个小玩笑,拿玩意儿叫什么,皮……皮影戏,对,是皮影戏而已!”

“阿尔弗雷德……”马修搂紧了熊五郎,用手推了推快从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刚刚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我,其实我一直都在纱幕的另外一边……”

阿尔弗雷德不自觉地瞠大了眼睛,他觉得背后冰冷冰冷的。他吞咽了一下,问:“然后呢?”

马修抱紧熊五郎,把自己埋进它的皮毛里。

“你们都好奇怪,那里明明什么人都没有啊……”

伴随着“咚”的一声,我们的Hero再度倒回了床上。


“终于能够回家了……”路德维希下意识地捂住胃。今天一天可正是够折腾的了。

“好高兴啊,能见到罗马爷爷!”费里希亚诺抱住路德维希的胳膊,漂亮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他几乎是半挂在路德维希身上,完全是路德维希拖着他在走。“不过……没有见到神圣罗马呢……”

原本上扬的语气陡然间低落了好几度,路德维希揉了揉费里希亚诺的头顶。

“我想你的初恋神圣罗马一定是很幸福地在天堂生活,所以对人世并没有什么留恋吧。”

费里希亚诺低头想了想,而后再度绽开了笑容。

“ne,路德,你说的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将两人对话一字不拉全听进去的基尔伯特和罗德里希默默地对视了一眼而后会意地一起保持缄默。

“好了!”基尔伯特撸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一边一个勾住路德维希和罗德里希的胳膊。“回家去吧,我们回家吧!”

Fin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谢谢。

嘿嘿嘿,到底是1w假扮苏熊还是苏熊真的灵魂现身还是其他什么什么,大家觉得呢?
那个就是答案。

USC的会议座席是按照国家英文首字母来安排的,所以如果没有其他带C、D的非常任国家,耀和法叔就是一直挨着坐在一起的。

阿尔和亚瑟都是U开头的所以一直坐一起。1w以前也是U开头的,所以当时是三个U连坐~USC的桌子是环形的,所以nini的座位在那三个U对面。

现在法国有些研究者认为,贞德是法王的私生女,所以最后才会被处死。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6:38  |  [APH]詭異CP組  |  TB(0)  |  CM(1)  |  EDIT  |  Top↑

Comment

一开始很欢乐呢~大家族感觉真好> <
后面亲人出来后超级治愈啊QUQ我快感动到内牛满面了...
贞德的话...满同情她的..死得好惨.
莎 | 2009-09-11(金) 20:44 | URL | 留言:編集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35-af85d94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