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09-<< 2018-10- >>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22 (Sat)

[苏中/露中]第一次(上)

文如其名,就是第一次。
表问我是什么第一次。
就是那个第一次。
被那篇很有爱的瑞桑和阿嫁的第一次激发了。。。
我不承认我们和露熊或者俄熊好过啊,我只承认苏熊啊。。

[More]

1957年 伊尔库茨克

似乎感受到即将到来的节日的欢快气氛,东将军今年比往常更加兴奋。他早早地从西伯利亚的家中出发,将第一场雪赠给他北国的子民们。白皑皑的雪替大地裹上一层银装,只有星星点点的绿散落在白色的海洋中。

在远离市区的郊县,东将军的气息更为明显。凛冽的寒风刮过大片的空旷区,在强劲的冷风中等待的人们却丝毫不为所动。

“伊万同志,要不先进车里等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并没有回答,他保持着仰头遥望东方天空的姿势。缠在他脖子上的围巾在寒风中舞动着,他只是用手抓住围巾并没有显示出返回车内的意思。

突然,他的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纯真的笑容。

“来了!”

图104稳稳地降落在停机坪上,当机舱门打开时,伊万高兴地朝走出舱门的人挥动手臂。

“小耀!”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还不待人下飞机就自己迎了上去。

“王耀同志,欢迎你的到来!”

伊万先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而后给了对方一个礼节性的拥抱,虽然它其实稍微的用力了一点。

身上厚重的粗呢大衣让王耀行动不便,他还没回过神就感觉头上阴云笼罩,随后就接受到了一个狗熊式的大拥抱。他觉得胸口被勒得有些痛,于是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

“伊……伊万……”

紧抱着自己的人终于放开了手,王耀扶了扶头上差点滑下来的帽子,而后带着非常标准的微笑朝对方伸出了手。

“很高兴受到邀请来参加庆典,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
伊万握住他的手,而后他很自然地弯下腰,亲吻对方的脸颊。

王耀微微踮起脚,同样回给他一个亲吻。

“小耀,下次再见面时记得要亲我哦,这是很普通的朋友之间打招呼的方式。”


王耀记得,眼前的人是这么教他的。虽然他对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还是感觉有些变扭,但他相信伊万。

“小耀。”
“嗯?”

王耀抬起头,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的伊万突然解下脖子上的围巾。他的手和那带着他体温的围巾一起围上了他的脸颊。而后,他的视线中只看得见他。王耀下意识地眨了下眼睛,下一刻,他感觉到落在唇上的温暖。最初是温柔的轻触,在他回以同样的反应后转化成热情的深入。

“小耀,这就是我爱你的宣言。”

交换气息,感觉对方的心跳,这是深吻,只有恋人之间才会有。这同样也是那个人教他的。

贴在脸上的手松开始,围巾松松垮垮地落到了肩上。王耀急促地喘着气,冰冷的空气进入肺部,但即便这样做也无法驱散对方留在自己身体里炙热的气息。

“笨……笨蛋,要是被看见了怎么办。”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只有他们俩了。

“大家都已经上飞机了,所以不用担心~☆”


伊万脸上的笑容似乎无处不透着“幸福”两个字,那得意的模样活像一只偷吃了蜂蜜的熊。王耀当即给了他一拐子。伊万做吃痛状地捂住胸口,虽然他能感觉到,小耀根本一点劲都没使。

伊万•布拉金斯基有一个喜欢的人,他有着黑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行为举止比任何人都优雅,那不是为了什么所谓上流社会礼仪而刻意为之的,而是从思想开始,由内而外的。看,他现在就站在他的上司身边,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当他的目光落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就仿佛看到了春天,不,不,不是春天,是漫长冬季里的阳光。

厄,好吧,现在他的眼神并不是冬日里的阳光。

伊万有点沮丧又有些后悔。他喜欢的人毫不吝啬地把微笑分给每一个人,除了他。好吧,伊万在心里自我反省,他刚刚是做得有些超过对方的接受度了。他不该在机场吻他。他喜欢的人比谁都优雅,也比谁都害羞。看,他身上那件被称作“中山装”的正装,那领子紧紧地勒着他的脖子,他有时怀疑他这样能正常呼吸吗?

在他们看来非常平常的亲吻脸颊他都是一脸尴尬地接受的,公开场合下那种更亲密的接吻他更是一直都抗拒的。

好吧,他应该道歉,为了他喜欢的人,向他喜欢的人道歉。

当人们陆陆续续地往下一个预定地点走时,伊万跟在王耀身边,他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小耀,我……”

王耀侧过头,给了对方一个婉拒的眼神。

“对不起,伊万同志,现在不太方便,我必须跟着我的上司,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可以等一下再说吗?”

他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等着他的回答。伊万很想说是重要的事,但在他这样的目光的注视下,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老师识破作业是抄写的学生一样,心虚地说不了谎。

“不是……特别重要的事。”

他郁闷地咕哝了一句。王耀朝他微一颔首,然后立刻转身跟上前方的队伍。

他……他真的生气了。

看着越走越远的身影,伊万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了苦笑。


伊万站在王耀的房间门口,他几次举起手想敲门又几度放下。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酒瓶,拧开盖子猛灌了一口。

只是道歉而已,很容易的。

伏特加的劲道温暖了他的身体也激发出他的勇气。他的指关节这次终于落到了门上。很快,他听见门后传来对方称得上悦耳的男中音。

“请等一下。”

伊万知道,那是王耀的习惯,通常,这个一下不会超过10秒。

看,没错吧,当他在心里数到三的时候,门就在他眼前打开了。

“小……小耀,我可以进去吗?”伊万紧张地抓着门框问。

王耀使了使劲,他发现门纹丝不动。他暗暗叹了口气,这个人大概没发现自己抓得多紧吧。不,就算如此,他也没理由拒绝伊万的请求,这里是伊万的家,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鸠占鹊巢,那是警句,他并不想做那只无礼的鸠。

王耀侧过身道:“请进。”

他退后一步,给对方留出足够多的空间。伊万推着门进来,一步就跨到了他的面前。他真的很高大。特别是当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王耀发现自己如果不抬头就没办法和他对视。高壮的身躯带来的压迫感也是非同寻常的,就算他不说话,不动,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足够强烈的压迫感。不知道为什么,王耀突然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事,那个握着水管一脸天真温柔地笑着逼迫他签下合约的人。

发现自己在想这并不算久远的往事的时候,王耀心里有些不快,那不是对伊万的,而是对他自己的。

人是会变的。

他自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如果放半个世纪前,他也不相信自己能走出那金碧辉煌的皇宫,不是再等待着逐鹿中原胜利的那一方站在他面前命令他宣誓效忠,而是自己踏上他家中广遨的土地去寻找他愿意辅助的人。

没有什么是永远的。

王耀在关上门的时候这么想着。而后,在下一秒,他感受到了从背后紧紧抱住他的手臂。

“小耀,对不起。”

房间里很温暖,他只穿了一件薄毛衣,隔着衣服,他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对方炙热的体温。

“对不起,我……我只是喜欢你,只是因为我爱你。”

亚麻色的脑袋垂在他的肩胛处,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

“我爱你。”

他说着的同时,气息掠过他的脖子处的皮肤,那比什么都炙热。

甜言蜜语是语言的武器,它可以很轻,也可以很重。但毫无疑问,它很有威力。

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对我很重要,请不要走,留下来。

每当听见这样赤裸裸的告白或者是请求时,王耀总是会妥协,他发现自己无法拒绝。他家的哲学思想提倡内敛,两情相悦不是通过告白,而是通过观察对方的举动来猜测。过度的礼貌就是婉拒,害羞则是心动,如果能牵到对方的手那就是两情相悦。脸上带着红晕只看对方一眼而后迅速低下头,那就是告白。

所以,王耀偶尔也会想,如果他也能更加坦诚一点,更加勇敢一点,说“我爱你,你对我很重要,请不要离开,留下来”,这样,他是不是就不会失去那些对他来说重要到无可替代的家人了?

王耀轻轻叹了口气,拉开了伊万的手。他转过身,毫不惊讶地对上一张沮丧的脸。伊万是个相当孩子气的人,表情,声音,无论哪一样,都在诉说他的心情变化。

“我只是有一点不适应,并没有生气。”王耀拍了拍他亚麻色的脑袋,他的动作并不重,只是像个长者给顽皮的晚辈的教训一样,那么巴了几下。

“小耀既然不喜欢,我以后不会了。”

伊万承诺着,但王耀看得出来,他并不乐意,而且相当沮丧。王耀突然有些罪恶感,他是客人,虽然主人有讨客人喜欢的义务,但客人也不该扫主人的兴,这样才能宾主尽欢不是吗?我应该坦诚一点,像他一样。在这点上,我不能永远不变。

王耀想着,然后他主动拉住了伊万的手。不是同志间问候的握手,而是恋人之间的十指交握。
“嗯,以后在公众场合请不要那样做了。”

伊万沉默了片刻,而后他突然“唰”地抬起了脑袋。“小……小耀,你的意思是……”他眨了眨眼睛,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有着小心翼翼的期待。

好可爱,好像小熊。

王耀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地笑了。他勾下对方的脖子,抬起头,然后贴了上去。

这是一个吻,不是礼貌的问候,而是恋人间更加甜蜜和激烈的吻。

伊万的手缠上了王耀相对他而言瘦小的身体。他紧紧地拥抱对方,同时给他比任何都热烈的吻。

“我爱你,耀,我爱你。”

对他坦白真心,他从不犹豫。

该怎么让他喜欢自己,该怎么永远得到他。
这样做可以吗?
如果可以,他不介意一直说下去,一直到永远。

他的国家很冷,他一直向往南方的温暖。他从不否认,他从很久很久之前就一直在看着王耀的家。他想要那些温暖的地方。只是一些。

他曾经握着水管,硬逼着王耀签下合约,在得到他想要的不冻港后,他满意地离开了。没有再看那个病弱的人一眼。

伊万从不同情弱者,因为在这片冰雪之国里,面对冬将军,大家都是弱者,不坚强起来就注定死亡,没有人能帮你。

所以,当阿尔弗雷德领着头上还缠着渗血绷带的王耀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重新注意到他。会反抗了?那很好。即便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战斗?那太美了。看着他在挨了本田一刀后毫不犹豫地赤手握白刃然后迅速地抬腿一脚踹上对方那一身白色的军服的时候,伊万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王耀是男的。这不能怪他,娇小的个子,长长的黑发,苍白的脸,还有那身金银丝线绣成的宽大华服,谁看到那样的王耀都不会把他和男性做联想的。

很有意志的人,这样的人就算把他丢在西伯利亚的无人区,他也会靠自己的腿走出来的。站在阿尔弗雷德那一边太可惜了。

那是伊万第一次的在意。

而后,很快,他有了第一次的震惊。

因为那个刚刚结束了内/战,还带着伤的人穿着满是补丁的军服站在他面前和他说。

“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我想和你一起走,我们一起去找那片没有贫富之分的乐土。”

看着他眼中的真挚眼神和脸上温柔的笑容的时候,伊万有了第一次的心动。

同志,志同道合而走到一起的人。
他从来没有。
从出生开始就没有。

他从来都不是欧洲,更不会是亚洲,他永远都是被两边都视为异端的俄国。现在则是另一个庞大的大陆块,苏/联。

那是第一次,有人主动走到他的身边,而不是害怕得瑟瑟发抖地臣服于他,说要和他成为同志,说要和他一起走下去。不是为了利益,不是为了土地和金钱,而是为了他心中的理想。
耀,是你承认了我,是你选择了我,你是唯一的一个。

我爱你,我爱你。永远站在我身边,永远看着我,永远跟着我。我不想放手,我不会放手。喜欢我吧,快点爱上我吧。然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王耀觉得很温暖,背后是柔软的鸭绒被,而身前是伊万的胸膛,那比任何材质的被子都温暖。他一直在吻他,他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温暖放松了他的身体,一天忙碌行程后的疲惫一口气都涌了上来。他听不太清楚伊万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因为周公已经招他回仙境下棋去了。

在听见怀里的人有规律的呼吸声时,伊万轻轻放下王耀之前一直枕在他胳膊上的头。他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离开时一缕长长的黑色发丝缠上了他的手指。

伊万盯着那根头发看了很久,然后,他突然有了一个无比美妙的念头。

“小耀,等我一下。”

他吻了吻王耀的额头,然后匆匆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回到王耀的房间,在脱光自己衣服的时候,也顺手扒掉了王耀的衣服。睡得迷迷糊糊的王耀感到有些冷,于是,他下意识地朝伊万这个散发热的热源靠近。伊万非常高兴地抱住了他,然后拉起被子盖在彼此的身上。

“小耀,晚安,祝你有一个有我的美梦,明天,我要送你一份礼物~☆”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8:36  |  [APH]露.中.米  |  TB(0)  |  CM(2)  |  EDIT  |  Top↑

Comment

QAQ不好意思我乱入了...
但是这东西太美好了太美好了...
苏中啊..美好死了[你够了]
这种文风也很美好TVT我有种被洗脑的感觉..
[下]我还可以来看么...QWQ
莎 | 2009-08-22(土) 11:44 | URL | 留言:編集

Re: 没有输入标题

> QAQ不好意思我乱入了...
> 但是这东西太美好了太美好了...
> 苏中啊..美好死了[你够了]
> 这种文风也很美好TVT我有种被洗脑的感觉..
> [下]我还可以来看么...QWQ


当然可以啊,欢迎你再来~
苏中是虐并美好的,因为当年很纯真啊。
王一一 | 2009-08-24(月) 05:29 | URL | 留言:編集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31-97bc0d8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