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11-<< 2018-12-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6.15 (Mon)

APH同人 弗朗西斯x申(可逆) 爱我就请让我攻2


Ch.4 隐CP 法奥 美英


那天素来口无遮拦的阿尔无心地说了一句:“上次跟着亚瑟去王耀家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呢。长得很像王耀,不过比他精神活泼。”
从来不承认自己有恋童癖的弗朗西斯听完立刻拔脚前往阿尔说的那个地方。原本只是抱着好奇心态的弗朗西斯在看见明明眼中写满了害怕却还是支撑着两条腿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时,他觉得,自己又一次堕入了爱河。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申。”
弗朗西斯笑着将少年搂进怀中。
“申吗?好美的名字,怪不得亚瑟很喜欢你,你就是他追逐的shine啊。”弗朗西斯低下头,温柔地吻着少年的眼角。“申,我爱你,做哥哥我的人吧。”

[More]

“弗朗西斯大人……请不要……”
申知道这样不对,从小在宁姐姐家长大,他自然知道这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弗朗西斯大人正在做违背他所遵从的礼教的事。但异国人高大的身体却压得他动弹不得,对方身上浓郁的香味和深入式、缠绵激烈的吻让他头晕脑胀。
弗朗西斯给与身下的人他最擅长的激烈的深吻,他借着自己的体重和力气压住少年,手不慌不忙地解开少年长袍的扣子。
“这是什么?”
在扯下对方腰带的时候,他也一并解下了原本系在腰上的玉佩。碧绿的玉石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心,那抹颜色有些眼熟,好像之前也曾经在王耀身上看见过。
“请不要拿走,大人。”伸手想要拿回玉佩的申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他难受地动了动被弗朗西斯压住的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这是大哥送给我的成人礼,请还给我,大人。”
“哦,你成年了啊,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呢。申,你真的好可爱。”弗朗西斯将玉佩连同他身上的衣服一起扔下床。他吻了吻少年的眼角,舔去他流出的眼泪。“只要你乖乖地成为我的人,我就会还给你的。”
他的话让申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但恐惧和厌恶却像潮水一样淹没他的思绪。
好讨厌……
好难受……
为什么不让他见耀哥哥,为什么不让他去找宁姐姐,为什么不把玉佩还给他。
耀哥哥和宁姐姐明明说过,只要想见他们就能见到,他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人能阻碍他们相见?
这里是他的家啊,是他的家啊!

冗长激烈的缠绵结束后,申难受地蜷缩在被子中。弗朗西斯的手指刮过他的眼角,抹去他的眼泪。
“申,这才是你的成人式啊。”他从自己的衣服堆里勾起怀表,摊开申的手放进他的掌心。“这是我送你的成人式礼物。”
冰凉的金属落进手掌的瞬间立刻又吸走了他身上本来就不多的热量。申轻轻地打了个颤,房门突然被踹开的巨响让他瞬间浑身僵硬。
“你这个死变态恋童癖,只有你才会喜欢这种成人式!”
亚瑟怒气冲冲地拿着枪冲进房间,要不是阿尔在后面拉着,他会毫不犹豫地朝弗朗西斯的头上来上一发。
“嗨,亚瑟,来晚了哦。”
弗朗西斯笑着故意在亚瑟跟前将申搂进自己怀里。
“你这个流氓,你懂不懂先来后到啊!”
“这种事没有先来后到的道理吧,只有匹不匹配的问题。”弗朗西斯轻轻吻了吻申的眼角。“明显是哥哥我和申的配合比较完美。”
注意到弗朗西斯的动作,亚瑟冷着脸皱紧了他那两条粗眉毛。疲劳和痛苦让申的脸不见一点血色,苍白的脸上眼角旁那一点黑痣看上去格外的惹眼。
“弗朗西斯,你有恋痣癖。”
弗朗西斯脸一冷,随后又恢复了亚瑟最讨厌的那种无赖式的笑容。
“亚瑟弟弟,你身上也有痣哦,就在……”
弗朗西斯突然闭上了嘴,面对那对准自己的黝黑枪口,他觉得后面的话还是永远留在他心底比较好。
“阿尔,够了。”
亚瑟压下阿尔的手臂,现在不是和弗朗西斯闹翻的时候。他示意弗朗西斯穿上衣服和他们出去谈。
“我没兴趣在这种事上插一脚,你爱怎么怎么,不过这个孩子不能单独交给你。”
“无所谓,你只要把他的夜晚留给我就可以了。”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真是个流氓!”
“亚瑟弟弟,你比哥哥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至少我不是恋痣狂更没有恋童癖!”
“那说明哥哥我博爱。”
他们的大嗓门制造出的吵杂随着他们的离去而渐渐平息。申弯腰从地上捡起裂成两半的玉佩,他扔掉那镶着宝石的怀表,将玉佩紧紧捏在手心。他拼命用力,拼命用力地握着,似乎这样还能感受到那残留在玉佩上的温暖,那个人留下的温暖。
[i]忍辱负重[/i]
那封从北京寄来的信上只写了这毫无笔劲的四个字。
现在,申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大哥……大哥……救救我……我想见你……我想见你……”

注:上/海/租界分为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开始时是英/美/法/联合租界,然后法/国/单独退出租界,英/美/组成联合租界。厄,也就是说亚瑟和阿尔两个人在王耀家地盘上同居,裸叔只好对小孩子出手了。在上/海/的法租界是裸叔在王耀家最大也是最有影响力的租界。
注:恋痣癖那段……厄,暗示法—>奥
裸叔,乃恋童了。orz

Ch.5

忍耐,忍耐,为了百姓,为了他的子民,他要忍耐。
这并不是难以做到的事。
城被一划为二,他同时拥有中外四位上司。
为四位大人工作并不劳累,在亚瑟大人和弗朗西斯大人派遣的官员面前,他原本的上司根本毫无指使他的能力。
异族的上司并不难应付,只要他完成了他们交待的事,他们并不会故意挑剔为难他。至于开始时让他万分难受的夜晚,只要习惯了之后也不再是什么大不了的痛苦 了。紧闭上眼睛,只要照对方说得来作,他就不会有丝毫的痛苦。在习惯了弗朗西斯先生不厌其烦的爱抚后,他觉得晚上的自己渐渐变得不像自己了。
“嗯……啊……”
申顺从自己身体的感觉,照弗朗西斯之前所教的,用声音表达自己所有的感觉。
“申,你好棒。我是真得爱你,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在结束后弗朗西斯依然舍不得离开,他一如既往地吻了吻申眼角的泪痣。他的情人白天的时候就像他所见过的诸多王耀家的人一样,高洁,避世,仿佛莲花一样散发着圣洁的感觉。但一进入夜晚,在肢体交缠间,他陷入迷乱的表情却有一种难言的魔性美。
申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他闭着眼睛等待呼吸慢慢恢复正常。
“那,这个送给你。”
申勉强睁开眼睛,看见弗朗西斯将一方绿得冒油的玉佩放进他的手里。一瞬间,他浑身僵硬,托着玉佩的手难以克制地颤抖着。
“那次不小心把你的玉佩弄坏了你不是哭了很久吗,这个就当作赔给你吧。你……你怎么了?”
弗朗西斯注意到申瞬间苍白的脸色。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会忘记,他怎么可能忘记,这是圣祖爷随身的配物,是圣祖爷住在宁姐姐家时宁姐姐那时的上司亲手进奉的。虽然已经过了百年的时光,但对他来说当时热闹欢快的场景好像还是昨日发生的一样。(注1)
“先生……先生……这个,您从哪里来的?”
申小心翼翼地观察弗朗西斯的脸色。
弗朗西斯想了想道:“好像是叫什么畅什么园吧,就是在那个很大的圆明园的里面。”
是真的,不是自己猜错了,是真的。
皇上!圣祖爷!大哥!
血色完全从申的脸上褪去。
“大哥……大哥呢,大哥他怎么样了?”
“你说王耀啊。不知道,等亚瑟来了之后问他吧,我没注意呢。”弗朗西斯兴冲冲地看着申。“你喜欢吗?这个看上去比你以前那个值钱多了。”(注2)
申觉得一股气哽在胸口,他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讨厌,讨厌!
这是圣祖爷的东西啊!
大哥为什么没有阻止他们?
这里是我们的家啊!弗朗西斯先生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申,我要暂时回本国了。”弗朗西斯抬起他的下巴。“最近周边有些乱民(注3),你不要到处走动,就待在租界内,这里有我和亚瑟还有阿尔的驻军很安全。”
忍耐下打从身体上产生的排斥和厌恶,申的脑海里再度浮现出王耀写给他的那四个字。
大哥,求求你,救救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注1:江宁=南/京,康熙朝时江宁织造曹家和康熙皇帝是什么关系就不用多说了吧。对当时的王耀那一家来说,康熙皇帝有点像普悯和亲父。八旗旧贵基本都是嘴里念叨圣祖仁皇帝如何如何。
注2: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焚烧洗劫了圆明园中的畅春、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等。
注3:太平天国运动

Ch.6

弗朗西斯离开后申遵从他的嘱咐留在了租界内。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懂,什么才是他应该做的,什么才是他能做的。大哥说百姓为重,有人才有家,有家才有国,有国才有了他们。但同样的,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人。家国天下,从来都是一体的。
他们是国家的一部分,必须遵从朝廷的安排。但他的子民却不全都是这么想。百年的岁月里,大哥和他的每一任上司都在这两者之间保持一个危险的平衡。但突然有 一天那原本横在朝廷和百姓之间的墙消失了。即便在租界内的他也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留在租界内的弗朗西斯和亚瑟先生的驻军戒备越来越严密,就在他以为那股 飓风会吹走那让他晕眩难受的香味时,一切的希望又分崩离析了。
大哥,我不懂,你不是说以民为天吗?你不是说要以百姓为重吗?我至今所忍受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我的子民吗?
那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朝廷又要那样做?(注1)

“白天来了好多人。”
想起白天的情形,申就忍不住皱起眉。有一些和弗朗西斯先生一样金发碧眼的异族人,也有和他一样黑发黑眼的东洋人。那个目光寒冷的人大概就是大哥曾经提过的本田吧。(注2)
“他们都是好奇地跟过来看你的哦。”
弗朗西斯执起申的手轻轻落下一吻。
“大家都想来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把我迷得老往王耀家跑。”
申没有抽回手,也没有回应他的话,他只是问:“似乎没有看见亚瑟先生呢。”
虽然异族人大多白皮肤金发碧眼,看着很像,不过那位粗眉毛的先生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哦,他啊。”弗朗西斯说话间有些不甘心。“还骂我是恋童癖,他找的不是更小!一眼看上王耀家那个路还不会怎么会走的叫什么香的孩子,就死皮赖脸地说要带回家养,现在正在跟王耀谈抚养年限呢。”
申觉得头仿佛被重重地打了一下。他说的是粤大哥家的小香!不可能,那个孩子才几岁啊!大哥要把小香送人?
“不会的,大哥那么爱我们,不会把我们送人的!”
一瞬间,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蓦地把手抽了回来。
弗朗西斯对他的突然抗拒并不感到生气,王耀家的人都这样,平时看着都很温顺,一牵扯到兄弟姊妹的事就会立刻变样,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你说你大哥啊。”弗朗西斯微微一笑。“他可能已经没有什么余力来保护你们了吧。”
“什么……”
弗朗西斯一把捉住申的手腕。
“亚瑟卖给你们百姓的东西,副作用可是很大的哦。”
“怎么可能,大哥从来不碰那些!”
弗朗西斯笑了笑,他手上一用劲,申立刻失去平衡跌进他的怀中。
“王耀真是把你们保护得太好了,你看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说,国民如果病了,国家会不会生病呢?这一点你应该有体会了吧。”弗朗西斯的手抚上申的腰。“这次爆民作乱的时候你不是也大病了一场吗?真得是瘦了很多呢。”(注3)
他的话让申浑身发抖。他一直以为他的兄长是永远不会有衰弱,不会有倒下的那一天的。原来,世上从来就不曾有什么永恒,再强大的国家都会有倒下的一天。大哥不是不来救他,而是根本来不了了吗?
“也许……”弗朗西斯的手插进申的长发中,看着他这张脸,很难不想到王耀。“王耀的时间也终于到了吧。”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眼前人的身体在瞬间僵硬。

注1:太平天国期间英/法/加强了租界的驻军,从此王耀家就失去了对租界内的管理。太平天国代表的就是人民的意志,可惜被害怕江山社稷被颠覆的清政府给灭了。就是这样。
注2:时间是1900年,不用多说了吧。八国联军侵华,第二次洗劫圆明园,这次是彻底把这座万园之园给毁了。
注3:由于太平天国最强盛的时候几乎覆盖了王耀家的一半,所以清政府的剿灭行动基本上是全国性也是大杀伤性的。
话说,那时候,可能谁都以为随时会亡国吧。
我orz的。申家的城志真崩溃,大事记从1900年开始。1846年至1900年之间都不知道在干吗。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6:07  |  [APH]詭異CP組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3-1dbb44f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