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09-<< 2018-10- >>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13 (Thu)

[米中露] Hero的不眠之夜 (沉默的背后番外)

Hero的不眠之夜 沉默的背后番外
此篇番外可以有一个别名: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它很治愈。
阿尔弗雷德的夜晚妄想。
请往下拉。。

[More]




通常来说,阿尔弗雷德的睡眠质量一直都很好。本来吗,没什么心思的人往往都是一觉到天亮的,而且很有可能连个梦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却非常偶尔地醒了。

至于醒的原因,阿尔弗雷德立刻就意识到了。他是被热醒的。

大概是到了后半夜的关系,饭店把中央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绝对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今晚,他身边还粘着一个。

王耀喜欢抱着人睡。阿尔弗雷德猜测大概是从小照顾弟妹养成的习惯。不过就这个会影响另一半的习惯来说,阿尔弗雷德并不讨厌。他喜欢被拥抱的感觉,当被一个人紧紧拥抱的时候,自然地会生出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的手摸向床头柜下侧的控制板,他稍微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几度。当他缩回被子里的时候,王耀的胳膊又缠了上来。阿尔弗雷德欣喜地接受了他的拥抱,他也收紧手臂,回馈给对方紧密的拥抱。

似乎嫌他抱得太紧了,睡梦中的王耀动了动。拥抱让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他的动作让喜欢裸睡的阿尔弗雷德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了丝滑的衣料摩擦过自己的皮肤。

他今天穿的是那件真丝睡衣。

王耀没有裸睡的习惯,或者说,他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至于原因,阿尔弗雷德大体上也能猜到。撇开东方人对性的腼腆外,还有一个原因。他的身上,有很多伤痕。虽然伤口早就愈合脱痂,但还是有肉色的疤痕留下,在王耀的身体上,那些疤痕显得格外明显。

所以,王耀是属于能不脱衣服就不脱衣服的人,因为这个,他有很多睡衣。

从比较成人化的丝质的到印花棉布的都有。最让他哑口无言的是那套印着Kitty的粉红睡衣,据说是湾湾寄给他的。阿尔弗雷德当时真有一种冲动想打越洋电话给湾湾问她居心何在。

丝绸不易吸热,贴在皮肤上感觉凉凉的,柔滑的表面磨过皮肤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被王耀的手抚摸一般。

Oh,老天,我在想什么啊。赶紧睡赶紧睡,明天还要开一天的会。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这么想着。

不过越是想睡的时候往往越是睡不着,这是一条真理。

在黑暗中躺了不知道多久的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清醒了。
四周很安静,饭店的时钟是电子液晶的,连点嘀嗒声都没有。在一片寂静中,人的感觉会比往常更敏锐。所以,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现在能从王耀贴在他腰上的手掌感觉到他脉搏的跳动。

他的心跳得好慢啊,所以他才能活那么久?他是乌龟吗?
他抱得还真紧啊,当初那头熊怎么没被他这么勒死?

王耀的手突然动了动,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
这家伙不是醒着吧,不对,Hero我没说话啊,厄,难道他会读心术吗?

阿尔弗雷德顿时吓得一动都不敢动,西方人的身型本来就高壮,一旦像他现在这样浑身崩紧感觉是非常明显的。王耀似乎觉得不舒服,他的手下意识地摸着手掌下的皮肤,这是照顾小孩养成的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动作。

哇,他在摸我,他又在摸我了。
阿尔弗雷德发现,王耀很喜欢摸他。
这个摸是不带任何情色意味的,只是单纯地抚摸皮肤,但,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总觉得那时候王耀看他的眼神很奇怪。那种一边摸一边两眼放光的样子怎么都给人一种……厄,饿了很久的感觉。

“你……你饿了吗?”
“没有啊,晚上吃的水饺,现在很撑啊。”


他记得自己有一次实在没忍住这么问过他。
对方是这么直接回答他的,眼神很纯良,很正直。

好吧,他家的水饺确实很好吃,Hero我也很喜欢,当然还比不上我家的蓝蓝路。
就这样,脑子越来越清醒的阿尔弗雷德又想到了蓝蓝路上,在想到蓝蓝路上后,他无可避免地又想到了自己的体重问题上。

他不承认Hero他体重增长是因为蓝蓝路的关系,但每次踏上体重计的时候只增不减的数字却是事实。已经有很多人请他,恳求他,讥讽他应该去减肥了。不过王耀好像从来没说过。

他有问过王耀,他中国人民5000年的智慧结晶里有没有什么是关于减肥的。当时王耀沉默了一下回答他道:“你想减肥吗? 我觉得完全不需要啊,你这样就很好啊,一点都不胖,真的,相信我,亲爱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纯良,正直。

嘿,他还在摸耶!
王耀搭在他腰上的手慢慢蠕动着,他手掌的下方是阿尔弗雷德最介意的地方——因为蓝蓝路而堆积的赘肉。他整个人往下挪了挪,贴着他的皮肤的脸颊感觉非常享受地蹭了两下。
他是不是把我当他那个笑得很诡异的玩具了?
喂,我是世界的Hero,不是你的玩具!

“嘿嘿,呼呼呼……”

一片寂静的黑暗里,阿尔弗雷德突然听见王耀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好……好恐怖……
一瞬间,阿尔弗雷德觉得背后冷飕飕的。
不行,我忍不住了。

“亲……亲爱的……”
阿尔弗雷德微微撑起身体想把王耀推开,半趴在他身上睡觉的王耀顺势滑到了他的腰侧。

“Gitty,不要跑嘛……”
王耀紧紧抓住Gitty的身体,手掌下和脸颊旁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他感觉非常幸福,这总能让他想到他喜欢的肉包子。
他非常幸福地笑了两声,然后,张开了嘴。

“Oh, my God! 王耀,你给我把牙齿松开!你咬到我了!”

午夜时分,诸国下榻的饭店里突然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弗朗斯西躺在床上,他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可怜的阿尔弗雷德,看来明天的会议就让哥哥我代你主持吧。”

“咩,路德,怎么了?”
费里希亚诺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
“没事。”路德维希把他拉回身边。他尽量让自己往好的方面想。盯着装饰豪华的天花板,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又开始胃痛了。“费里希亚诺,你家饭店的墙壁太薄了。”



“我要减肥,我一定要减肥,Hero我已经下决心要减肥了。”

阿尔弗雷德顶着黑眼圈快步走出会议室。由于太过郁卒,他并没有发现,今天一整天,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里都是带着满满的惊讶和钦佩的。

“对不起啊,真的真的对不起。”王耀追了出来在他身后边走边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昨晚睡得迷迷糊糊的,被阿尔弗雷德的惨叫吵醒时,只看到他捂着腰缩在床的一角,红着眼睛瞪着他,厄,眼神中带着恐惧。

“你道歉也没用,你已经对Hero我造成伤害了。”

阿尔弗雷德非常郁卒,现在他的腰上还有两排整齐的牙齿印。他深吸了口气,双手搭在王耀肩上。
“亲爱的,请你诚实地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把我和你家的某种食物做了美妙的联想?”

王耀眨了一下眼睛,他给了对方一个笑容,既纯良又正直。
“亲爱的,绝对没有,请你相信我。”


然后,G/8峰会的第二天午夜,诸国下榻的饭店里再度爆出一声惨叫。

“Oh, my God! 王耀,你又咬我了!”



Fin




我觉得露熊和苏熊还是有区别,他们一个是甲醇,一个是真醇。
苏熊是天然黑,露熊是内心腹黑外表装纯。

其实文里的Hero挺黑的,他拉住王耀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不想看他和露熊走在一起,他有红色噩梦。
露熊那就更黑啦,好大一个面子啊~永载史册了。



08:06  |  [APH]露.中.米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29-d6d7b1a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