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07-<< 2018-08-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13 (Thu)

[米中露] 沉默的背后 (下)

开虐 orz 苏熊出没,慎慎慎。。。
准备好的往下拉。。

[More]



Ch.3 开虐 orz 这章全部都是苏/中/


“小耀,小耀,你脸好红,你喝醉了吗?”

那个人眨了眨紫罗兰色的眼睛,把脸凑到他脸颊旁像只大狗一样,凑在他身边闻了闻身上的酒气。其实伏特加根本撂不倒王耀,不过这种时候,王耀会很配合地装醉。因为如果这样做,接下来他就会看到那个人露出一副小孩子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虽然跟着就会被他压住乱亲乱摸,但作为看见那个笑容的代价,王耀觉得很值得。

“小耀,小耀,你喜欢我吗?”

那个人一边吻他,一边这样问。
“我喜欢小耀,我最爱小耀了。所以,小耀,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那个人会吻着他,摸着他,一遍一遍地问着,一直到他说出来为止。

握手是礼仪,拥抱是友谊,接吻是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友情或者亲情。但深吻属于恋人之间独有,做爱则是更加亲密,更加私密,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的事。

“小耀,你不要害羞嘛,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啊,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嘛。”
“小耀,你不要咬嘴唇嘛,你看都流血了。没有其他人会听见的啦,我想听小耀的声音嘛。”
“小……小耀,你放松一些嘛……就是这样,小耀……你好棒,我们再来一次吧~☆”


接吻,爱抚,呻吟,喘息,这一切都是那个人教他的。他们认识几百年,握手在一张桌子后和平议事不过半世纪,而接吻,拥抱,做爱只有不到十年。

从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那一天开始,王耀就明白没有什么是能陪自己天长地久的,能一直陪着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弟弟妹妹。但那个人强行闯入他的生活,不管他怎么红着脸骂他,他都傻笑着对他一通猛亲之后强行压倒。

被他拉着手,跟在他身后走,在习惯了亲吻拥抱做爱后,王耀觉得,以前的自己,其实很寂寞,虽然这并不是不好。

伊万,我爱你。

他并不是没有感情的人,只是太过习惯于内敛自己的激情。

他很清楚,明白无误,清晰地说出这几个字花去了他多大的勇气,但是,在看见那个人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漾开的孩子般天真的笑容时,他觉得很值得。


他爱他,所以他几乎忽略了过度的占有欲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拘禁和控制。
他爱他,所以他几乎忽略了他嘴里嚷嚷着的让大家都做我们的朋友吧,其实是一种蛮横的扭曲他人意志和强迫的行为。
他爱他,所以他几乎忽略了他的温柔只给柔顺地依附在他身边的人这个事实。

所以,当他意识到这全部的全部的时候,他对他说。
“伊万,我必须离开了,而且,我永远不会再回来。”
那个人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而后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小耀,你在说什么啊,小耀是我的啊,小耀答应过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伊万,我不是你的,我是我的人民的。”
“大家都变成苏/维/埃的不就一样了吗?”
王耀轻轻叹了口气。
“伊万,世界不是只有红色和黑色啊,还有灰色,蓝色,黄色,各种各样的颜色。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颜色。我很喜欢雪的白色,但你讨厌它不是吗?”
那个人眨了眨眼睛,眼眶里浮起了一阵雾气。
“可是我爱小耀啊,这样不够吗?
王耀轻轻摇了摇头。
“伊万,我也爱你,但有些事即便有‘爱’这个理由也是无法原谅的。”
“撒谎,如果爱我就不要离开啊。”

王耀摇了摇头,推开了那双挽留他的手。
“我讨厌小耀,我要忘了你。”
那个人在身后哭着说,王耀把他说的每个字都收在心里,但他没有停下脚步。
“我要忘了你,我要忘了你。”
那个人站在他身后一直这么说着。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他将对他的讨厌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在他病重倒下睡了一觉后,他改回了原来的名字,俄/罗/斯,然后他把王耀忘得一干二净。
“你是中/国/吗?我是继承了苏/联/的俄/罗/斯,我们从苏/联/时代开始就是好朋友了,现在重新开始做朋友吧。”

面对同样的脸庞,同样的笑容,同样紫色的眼眸,王耀伸出了手,他听见自己说:“你好,伊万,很高兴和你成为朋友。”


“korukorukoru,公社化你全家,公社化你全家,公社化你全家~☆。”

在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王耀听见了这个铃声。他走开几步接通电话,然后听见了电话那端的欢呼和憨厚的声音。

“王耀,恭喜你哦,你拿到奥/运/会的主办权了~☆”
“huhuhu,我肯定是第一个打电话恭喜你的哦,我好高兴,小耀~☆”


那个时候,王耀突然想起他很久之前和那个人说过的话。

他一直都很羡慕伊万高大的体型,强壮,有力,即便不动手,即便不说话,光是站在那里也能让人感到压迫感。他总是很羡慕地摸着伊万的手臂,伊万说他那个时候的表情色迷迷的。

“伊万,我有一个梦想。”
“嗯?小耀,你有什么梦想?让我们一起来实现吧~☆”
“伊万,我想举办奥运会。等到那一天,所有人都不会再叫我东亚病夫,不会再叫我亚洲意呆利了。”
“哈~☆,小耀的梦想好美,korukoru,我们明天就去瓦修家吧~☆,我会带上我的水管的~☆”


虽然你不再是你,但你知道这个消息由你来告诉我,对我的意义有多重大吗?
我的苏/维/埃,你在天国能听见吗?
我的愿望实现了,亲爱的。

王耀低头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他对着那剩下的大半瓶伏特加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怀念起那个人的体温和吻。

“恭喜了哦,王耀。”

然后他看见那个和伊万完全不一样的人,另一个孩子,阿尔弗雷德朝他走来。

然后,他决定,今晚,他实在不想一个人。
所以,世界的Hero,能帮我一个忙吗?
作为当年我们两个联手为那个人送葬的代价。


“我好高兴,我今天真的好高兴。”
“亲爱的,我们都知道你很高兴。”
“I have a dream, I have achieved.”

他喃喃地重复着这句沉入梦乡,然后他做了一个梦,他的苏维埃特站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笑着对他说:小耀,我听见了哦,小耀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恭喜啦,小耀~☆

啊,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一直想要的,一直在等的,只有你这句话啊。
谢谢你,伊万。





Ch.4

哥,你其实喜欢比你小的吧,你就是天生劳碌命,喜欢有人对你撒娇。
王耀不记得是哪个弟妹对他说这番话的,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没错。


“小耀啊,阿尔弗雷德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够活泼,够健康,够积极向上,乐观主义。我看好你们的友情哦!”

火眼晶晶的上司都这么说了,好吧,王耀承认,阿尔弗雷德是个不错的孩子。他和伊万是完全不同的人,不同得就像阴与阳,即便同样实行着单/边/主/义的霸/权/风格,但走的路却完全不同。

所以,看着蜷缩成一团,像条蚕宝宝一样死睡的阿尔弗雷德,王耀默默地想着,好吧,让我们试着做朋友吧。


王耀从梦里醒来,他累得一起床就叹了口气。梦见好多过去的事啊,真得好累。

他下床,打着哈欠走进浴室梳洗了一番,换过衣服后,他走进厨房准备早餐。过了一会儿,小香从房里出来,他两眼下浮着黑眼圈,王耀看了一眼就知道他肯定又是盯着纽约股市一晚。

“小香,先吃点东西再睡吧。”

香港摇了摇头,他很严肃地看着王耀。他这个弟弟是个面瘫,不过身为大哥的王耀还是很有自信能察觉他细微的表情变化的。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香港组织了一下语句后道:“哥,阿尔弗雷德病了。”

那个精力充沛每天活蹦乱跳的健康宝宝病了?难道我那一脚踹到他的命根子了吗?我记得没有啊。

王耀有些心虚地想着。

香港看着大哥陡然变色的脸继续道:“阿尔弗雷德他感冒了,病还没好就去了欧洲,然后,所有人都被他传染了。”

王耀觉得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他默默地放下勺子,非常郑重地看着香港。

“小香,你记住,找对象千万不能找比自己小的。”



你知道什么是Chim/erica吗?你知道什么是G/2/吗?
知道啊,就是阿尔弗雷德准备剃光脚毛穿上迷你婚纱嫁给王耀呗。
弗朗西斯作出了通俗易懂的解释。

你知道什么是Chim/erica吗?你知道什么是G/2/吗?
对不起,我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将来也不会有,我家里弟妹太多,实在没钱结婚。我现在就想努力工作赚钱养大弟妹。

你知道什么是Chim/erica吗?你知道什么是G/2/吗?
知道啊,就是某个KY白痴,满脑子都是蓝路路,脑子被排泄物堵塞的家伙扔出的完全不负责任的妄想啊。
这种时候,就需要用水管用力给他疏通一下啊。korukorukoru~☆

你知道什么是Chim/erica吗?你知道什么是G/2/吗?
知道啊,这是我家上司在知道我得罪了某个4000岁的老爷爷后替我在全世界面前作出的道歉声明呗。

阿尔弗雷德很郁卒,他的郁卒达到了百年来的最高点。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倒贴王耀被他毫不留情地拒绝的事了。

心情不愉快的时候身体往往容易被病毒侵占,就这样,阿尔弗雷德一不小心中了流感病毒。面子扫地外加感冒缠身,Hero他更郁卒了。郁卒的他跑去找亚瑟喝酒,一个不下心把感冒传染给了亚瑟,然后亚瑟又传染给了弗朗西斯,接着弗朗西斯传染给了隔壁的路德维希,最后,大家都感冒了。一时间从美洲到欧罗巴的大陆上,弥漫着浓重的感冒病毒。于是,他被一脚踹回了美洲大陆,更加的郁卒了。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他很想睡觉,充分的睡眠有助于体内的白细胞养精蓄锐杀死病毒。可是他的耳边总是回响着某只熊“korukorukoru~☆”的恐怖笑声,阿尔弗雷德怎么都睡不着。

迷迷糊糊的他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自己,然后,有人捏住了他的鼻子。他条件反射地张开嘴,然后,一种比亚瑟的料理味道可怕的百万倍的东西流进了他的喉咙。

这是谋杀,这是谋杀,这是谋杀!

他挣扎了一下,然后感到熟悉的唇贴了上来。他微微一怔,直到第二波恐怖的液体袭击过去后,他立刻回过神推开俯在他身上的人,剧烈地磕了起来。

“shit,王耀,你给我喝了什么!”

王耀一脸平静地看着他道:“这是凝聚了中国人民五千年智慧的结晶,中药。对了,这个的起源是我,绝对不是勇洙。”他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拍掉了他想找糖的手。“不能吃糖,会减药效的,是Hero的话就给我忍忍吧。”

“这个比亚瑟煮的东西还可怕。”

“良药苦口,你忍忍吧,谁叫你感冒了呢。”

这句说完,两人瞪着对方,谁都没说话。阿尔弗雷德突然躺下,拉过被子盖到自己身上,把宽厚的背对着王耀。

“结婚的事你不是拒绝了吗?Hero我只是病了,还没得失忆症。”

啊啊啊,这个死小孩,boss,我可以杀了他吗?现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肯定会以为是这个病到路都走不动的白痴上厕所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摔死了,绝对不会怀疑我的,没错吧。

王耀磨了磨牙,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坐到阿尔弗雷德身旁去扯他的被子。

“我过去没有结婚,现在没有意思结婚,将来也没有结婚的打算。我有婚姻恐惧症,你的国家心理学那么发达,这种症状总见过吧。”
阿尔弗雷德在被子里死命抓住被角。“你根本就是讨厌我吧,都那么多年了,你还在忌恨当年和你联手整熊的事啊。”

啊,这个死小孩,你怎么不说你当年和西伯利亚熊联手整我,利用完我后又把我一脚踹开的事?

王耀又做了次深呼吸道:“你为什么总以为我讨厌你,我并不讨厌你啊,阿尔弗雷德。”

“Hero我不是笨蛋。”

“我不会和我厌恶的人做成人间的运动,我喜欢你。”

“哈,你以前对那头熊可不是这样的。”

王耀一顿,而后,他叹了口气。

“你以前对亚瑟不是也和现在对我不一样吗?”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他无法否认,王耀说得没错。他松开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他没带眼镜,所以没有任何阻隔,他的眼睛直接看着王耀的。

“好吧,你说的没错,你说服Hero我了。”他捋了一把头发,拨开乱七八糟挡在他眼前的刘海。“不过真是不甘心啊,我自认为你做的也不少,你怎么当初就选择了那头熊呢?”

王耀把手背贴上他的额头。

“你缺少真心啊。”

“哈,那头熊现在不是吵着要和你复合吗?”

王耀把手收了回来。

“他不是那个人。苏/维/埃/已经死了。”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下,而后他吹了个口哨。

“你真是顽固的红/色/恐/怖/份/子。”

王耀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

“彼此彼此,美/帝/国/主/义。”王耀说完把剩下的药端给他。“剩下的你自己喝吧,boss只让我送药,没给我下喂药的指令,刚才那个是特别服务。”

阿尔弗雷德接过碗,两眼死盯着面前散发诡异气味的黑色液体,他不承认,他心里在哆嗦。“你确定这个喝了不会死?”

“亲爱的,我并不想你死。从来都没想过。”

王耀瞪着他,大有他再不喝他就捏鼻子强灌的架势。阿尔弗雷德咬了咬牙,在心里对自己说。你是Hero,没什么做不到的。然后他一仰头,英勇了。

一口气灌下药,又连喝了好几口水后,阿尔弗雷德终于敢呼吸说话了。

“我以为你一直希望我早点去见上帝。”

王耀把纸巾递给他,示意他把药渣口水都擦了。

“我从没希望有人死,任何人都是,大家各退一步,平等地一起存在不好吗?”

“哈,王耀,你这个想法就叫天真。”

“我这不是天真。”王耀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越是强大的帝国,崩溃的越是快,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我和意大利的爷爷罗马有过一面之缘,好吧,虽然那家伙是个色鬼,不过他性格还不错。你看他的历史应该能懂吧。”

“罗马帝国?”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道,“神圣罗马帝国吗?”

啊,boss,我讨厌这个美国性格,我可以揍他吗?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了。”阿尔弗雷德拿起一旁的眼镜戴上,突然整个人靠了过来。“也就是说,为了世界的正义与和平,你会救Hero我的对吧。”

王耀想了想道:“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救。”

“那万一超过你能力的范围呢?”

王耀笑了,笑得很纯良。“那种时候,就应该是你们的上帝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你这是推卸责任。”

“上帝也是需要工作的,他只有周日才可以休息。”

你这个无信仰者。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你怎么不怕被我传染?亚瑟他们见着我全都带口罩。”

王耀咽了下唾液,他觉得喉咙有些痒。

“我好像已经被你传染了。”

“哈,那太棒了!”阿尔弗雷德欢呼一声,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这样Hero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继美洲和欧洲之后,亚洲的上空也开始弥漫起了流感病毒。



“咳……咳……”

北/京/不舒服地咳嗽了几声,他盯着面前即便感冒也是一脸面瘫的香港,觉得自己似乎更加不舒服了。

“我干,马力隔壁的,那个死KY,把感冒都传染给我们了。”

香港深有感触,他也想骂人。

“我反对哥和他走那么近。”

北/京拆开板蓝根,像吃糖一样,含了一块在嘴里。他递给香港一块,香港默默地放进嘴里。北/京非常大爷地往藤椅上一靠,丢给香港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

“咱大哥就喜欢那样的,有什么法子。”

香港嚼碎嘴里的板蓝根块道:“他还不如亚瑟先生。”

北/京摇了摇头,非常同情地看着香港道:“你还没有发现大哥的喜好么,亚瑟是最不可能的那类。”

喜好?香港在脑海里搜索所有王耀喜欢的东西,寻找它们的共同点。王耀最喜欢的人当然是他们这些弟妹,其次是那头熊和那个KY,王耀最喜欢的东西是Kitty和Gitty,王耀最喜欢的动物是滚滚,王耀最喜欢吃的是包子。

要说这些东西有什么共同点,香港只能想到一个,然后,瞬间,他的脸部表情彻底崩塌了。

北/京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振作点,面对现实吧,人无完人,国无完国,咱的大哥,就只有那么点小小的兴趣爱好,你就忍忍成全他吧。”

他的话音刚落,中/南/海一角的院落里立刻响起了一阵欢快又死蠢的铃声。

“m~c~do~na~l~d~s~yi ya yi ya yo~”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子自己被自己虐到了,老子再也不写露中或者苏/中了.orz果然是我的死穴.

好吧,大家猜得出nini他到底有什么特别兴趣爱好么?

所以nini的手机铃。。。水管的是西伯利亚冷笑。。。KY的是麦当劳的那首很诡异的歌。
话说,那首歌真的是麦当劳的么?我记得这个是中学英语课本上的。我完全不确定orz。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8:01  |  [APH]露.中.米  |  TB(0)  |  CM(2)  |  EDIT  |  Top↑

Comment

Hero乃真欢乐TwT
我是乱入的[捂脸]
莎 | 2009-08-22(土) 12:23 | URL | 留言:編集

Re: 没有输入标题

> Hero乃真欢乐TwT
> 我是乱入的[捂脸]



Hero其实很小孩子气呢~
可爱得不得了
王一一 | 2009-08-24(月) 05:26 | URL | 留言:編集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28-50b7859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