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07-<< 2018-08-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7.18 (Sat)

Auf Wiedersehen(7)独普+勃/兰/登/堡

我记得这个上次贴过了啊,怎么日志消失了?再贴一次吧。





在听见前方隐隐约约传来的交谈声时,阿尔布雷希特立刻加快了脚步。

开放时间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还会有游客逗留在无忧宫里呢?

在走近后他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那个人永远的安息地前,大半个身子隐在阴暗处让人看不见他的容貌,但在看清他身上那件普鲁士蓝的长大衣后阿尔布雷希特立刻认出了对方。

“路德维希?你什么时候来的?”

虽然柏林和波茨坦很近,火车不过半个多小时,不过现在应该是联邦政府最繁忙的时候吧。那个工作狂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闲晃?而且还是在这个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察觉路德维希的身体有过一瞬间的僵硬,而后他转过身,一步一步,慢慢地从阴影中走出来。

“咔,咔”

皮靴踩在地上发出清脆且有节奏的声音,那一下一下的敲击声似乎应合了阿尔布雷希特的心跳,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在跟着一起共振。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靠近,越来越多的普鲁士蓝闯入他的眼中。

首先是那坚毅刚强的深蓝,然后是那了无生气的苍白,最后是宛如红宝石般吸引人目光的赤红。

“阿尔布雷希特,是我。”

在最后的最后,他记忆中拥有将这些不和谐的色彩组合成生机与生气的人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再度念出了他的名字。

是梦吗?还是我已经疯了?

阿尔布雷希特觉得脑子里一下子嗡嗡作响。

如果是梦,那一定是上帝的恩赐,如果是我疯了,那我希望就此疯下去永远不要再醒来。
他觉得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往前栽倒,而后,他感觉到自己被那片普鲁士蓝包围了。



“弗里德里希,回柏林去吧。”

在被阳光笼罩下的花园里,阿尔布雷希特对坐在桌旁享受下午悠闲时光的国王说着。

“为什么?”

他的国王陛下有些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目光始终落在那个低头摆弄长笛的人身上,当然,眼中是带着笑意的。

阿尔布雷希特在心里第一百次叹息着。“我知道你不爱她,但是至少留下你的子嗣吧。”从勃兰登堡侯国到现在的普鲁士王国,几百年来阿尔布雷希特陪伴过不知道多少任霍亨索伦家的孩子,只有这一个,他强烈地期待继承他意志与血脉的子嗣能够诞生到这个世上。

听见他旧事重提,弗里德里希终于转过了头。眼前优雅青年的想法和忧虑清清楚楚地写在了脸上,如果换作其他人,弗里德里希对这件事根本不会理会,但是对着这位世代罩拂他家的青年,他却做不到。他微微一笑道:“您应该明白,我爱的是基尔伯特,我神圣的誓言也已经给了他,您这是在煽动我出轨吗?”

阿尔布雷希特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对他说出玩笑般说辞的国王,而后头疼地伸手扶住了额头。

“啊,我的头又疼了,你是这样,海因里希也是这样,全都是不孝子孙!”

“阿尔布雷希特,你真是和女人一样罗嗦。”

————————————————————————
海因里希是亲父的弟弟,普鲁士著名将军,后来为了土豆战争和亲父吵翻了。
据传说性取向偏男。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7:27  |  [APH]日.爾.曼.組.YY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25-c855389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