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09-<< 2018-10- >>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7.01 (Wed)

Auf Wiedersehen(4)獨普



這章和下一章主要還是獨普。

預計會登場的人物除了勃/蘭/登/堡,薩/克/森和巴/伐/利/亞外當然少不了我們的親父/腓/特/烈。

繼續臥談會~



[More]




基爾伯特的聲音裏帶著幾分路德維希熟悉的輕佻和玩世不恭。路德維希愣了一下,然後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是自然的啊,我們是兄弟,何況我們都沒得失憶症啊。”路德維希微微扯開嘴角這麼回答。

他感覺到基爾伯特握著他的手顫了一下,而後黑暗中響起了他低沉的笑聲。

“哈哈哈,是啊……我可不是Siegfried。”

“哥哥,應該我是Siegfried吧。”(注1)

“哈,想要做騎士,你是不行的啦,這可是本大爺的舊業呢。”

基爾伯特似乎是想起了很久之前的往事,說完這句便沒了聲音。路德維希等了很久,長到他幾乎覺得兄長又睡著的時候,他問出了一直想問的話:“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其實他想問得有很多,為什麼還活著,既然活著為什麼不回來?為什麼要瞞了他這麼多年。如果是因為伊萬和阿爾的關係,那在去年就該回來啊,不,在一年半前就該回來了啊。(注2)

他發現自己問不出口,猶豫再三卻只能問一聲好不好。該死的好不好他根本就不需要問。那纖細到感覺不到肌肉的胳膊,那消瘦到只需要佔據床1/3的身體,還有那蒼白到不見一點血色的臉,這些他用看就能知道這將近半個世紀裏他過的一點都不好。

沒錯,是逃避,他害怕從哥哥的嘴裏聽到被阿爾他們隱瞞的真相,他怕那些真相比他剛才一個人坐在客廳等他時想到的更加讓他戰慄。

“還……不錯吧。”過了很久,久到路德維希真的以為哥哥睡著了的時候,基爾伯特有些縹緲的聲音才再起響起。“除了吃不到土豆燉牛肉,喝不到啤酒,又冷得要死之外,其他的,還算不錯吧。”

他……他果然是在伊萬那裏!

“伊萬……伊萬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路德維希一下子坐了起來。他早該知道說基爾伯特死了是他們的謊言,他的兄長哪里是那麼容易死的。他早該猜到的,在他的國家被劃為東/西/德/的時候他就該猜到,既然阿爾他們把他限制在/波/恩,那在柏/林/那邊作為伊萬的傀儡的一定就是基爾伯特了。

“對不起,我早該想到的,哥哥,對不起……”

這個笨蛋弟弟啊,這已經是他今天第幾次道歉了啊。明明不是他的錯,明明不是他的錯啊。

基爾伯特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頰,壓著他的肩讓他躺回床上。像路德維希小時候一樣,基爾伯特在為他掖好被角後才重新躺了回去。

“沒什麼啦,都過去了。何況伊萬……他對我不壞,還派了個很值得信賴的保鏢照顧我。”
什麼保鏢,根本就是監視者吧。

路德維希深深呼吸了幾下,手不自覺地收緊。

手掌被他捏得有些痛,但基爾伯特卻笑了。

“呐,路德,很久沒回來了。明天帶我到處走走吧,我想看看你的/新/德/意/志。”

聽見他用的人稱時,路德維希覺得呼吸有一秒的停頓。他待胸口的疼痛平息了之後道:“我明天就去請假,我帶你去看看我們的國家。”

Unser和Dein嗎?(Our and Your)

啊,啊,他家的威斯特還是那麼倔強啊。

基爾伯特快樂地勾起了嘴角,他覺得還是不要點破這點比較好。

鬧鐘的秒針滴答滴答地走了不知道多少下,路德維希覺得指尖下的體溫也在下降。

“哥哥……睡了麼?”

他非常小聲,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過了一會兒,他的耳邊響起了基爾伯特的聲音。

“沒有。”
“為什麼?”

路德維希感覺到握著他的基爾伯特冰冷的手指動了一下,而後那透著幾分極東之地寒冷和莫名脆弱的聲音在他耳邊回蕩開。

“想睡,卻睡不著啊……”
想睡,卻睡不著嗎?

路德維希將自己的被子蓋到基爾伯特的身上,然後他掀開身邊人的被角挪向對方冰冷的身體。“這樣,是不是暖和一點了?”

身上壓著兩床棉被,身邊突然又多了一個人造火爐,基爾伯特突然覺得周身的溫度一口氣上升了好幾度。

“難道還覺得冷嗎?”路德維希不自覺地皺起眉,他轉過身手臂越過基爾伯特的身體將他拉進自己懷裏。“那這樣會不會好一點?”

雖然四周是一片黑暗,但是靠得這麼近足夠基爾伯特看清楚他臉上的嚴肅認真。他突然覺得有些好笑,蜷縮在被子下的身體笑得發顫。

“你這個小鬼,剛從那個小少爺家跟我回柏林的時候明明每晚怕的非得拉著我的手才睡得著。”

基爾伯特含笑的聲音讓路德維希霎時間臉漲得通紅。

“哥哥!那都是多久前的事了!”

笑得太過用力的基爾伯特用力咳嗽了兩聲。

“那,手伸過來。”
基爾伯特說著,拉住了路德維希的手。

“笨蛋弟弟,熱死了,我手心都出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純潔的分割線___________________

注1:關於齊格弗裏德和神劍諾頓克在瓦格納的演繹裏有一段很狗血的故事。
齊格弗裏德原本已經和女武神布倫希爾德私定終生,沒想到他很狗血地失憶了。然後在代替自己的大舅子向布倫希爾德求婚的那晚,他和布倫希爾德睡在一張床上。為了恪守禮節,他將神劍諾頓克放在他和布倫希爾德之間。後來布倫希爾德在等自己的丈夫殺死齊格弗裏德後將這件事情說了出來,證明了她丈夫的小心眼和齊格弗裏德對友情的忠誠。
我說……基爾伯特乃這麼說是啥意思啊。乃是布倫希爾德還是路德是……

注2:因為時間設定是92年,所以這裏說的是89年柏/林/牆/倒塌後/兩/德/統/一。



题目 : APH国拟人 -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08:22  |  [APH]日.爾.曼.組.YY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yiyiw.blog126.fc2blog.us/tb.php/15-6f2fe79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